我的冒險

月光論壇
標題:我的冒險

作者:kissmorepipi

日期:2010-2-8 19:30

內容:






我是一個很外向的女孩子,今年20歲,上網有2年了吧。自從有一次不小心進到一個關於鐐銬的網站,就深深被它吸引了。常常幻想自己也成了裡面那被鐐銬緊鎖的奴隸,也就從此喜歡上鐐銬了~~~因為我家離學校比較遠,所以便自己租了間小屋,沒和父母住在一起,這也提供給我很多自虐的機會。我在網上買了幾副鐐銬,都是鋼製的,每次鎖上它,我都會興奮不已,而且經常一玩就是幾天。

  就在這個星期五,和朋友們吃完飯後,我一個人快步走回家。因為星期六和星期天有2天休息,我又可以玩了。回到家後,先看看冰箱,裡面的食物看來足夠2天吃的。這樣我就放心了,不然的話我戴著腳鐐怎麼能出去買呢?好啦,開始吧。首先把大門給反鎖了,以免有人誤入。接著把浴缸放滿了水,脫下穿了一天的衣服,一下子泡到水裡,真舒服。我的左手不停捏著乳房,右手更放肆的在*口上下徘徊。我又興奮起來了,嘴裡不停的在哼哼,幸虧沒人聽見,嘻嘻。洗完澡後,光著身子跑到臥室。先找到一件肉色的連體衣,是橡皮做的,很薄但很結實。穿在身上會緊緊貼著肌膚,看起來好像什麼也沒穿。再穿上一雙雨靴,很長,紅色的,和一般的長統靴沒兩樣,鞋跟有4寸高,是我在德國買的。因為它比皮製的靴子更耐摩,所以我通常會穿上它再鎖上腳鐐,順便保護自己的腳碗啊。然後找出放在櫃子最裡面的手銬和腳鐐,先給自己戴上腳鐐。手呆會兒還要用,所以先不鎖。我買的都是中號的,這樣我的手和腳會比較舒服一點。至於鑰匙嘛,是這樣的。我每次玩之前,都會在前幾天就把鑰匙給隨便扔在屋子裡的陰暗處,就算是扔到外面了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就喜歡那種迫切希望能打開鐐銬可又苦於找不到鑰匙的感覺,這樣算不算一個標準的囚犯呢?我試著在家裡走2步,好辛苦哦。我戴的是不久前才買的那種很短很厚的腳鐐,中間大約有4寸長,左右是2個成環狀的鋼銬,戴起來約束感很強。接著我拿出貞操帶,也是鋼製的,前後各有2個按摩棒,是通過壓力震動的。塗好甘油後小心地插進自己的小洞洞裡面,哇,好緊啊,2個小穴都給塞滿了,動一動都會覺得很漲痛。因為這2天我必須得排泄,所以它的鑰匙我會小心保管,弄丟了我就完了。在前面鎖好後就把鑰匙放進冰箱裡的一個裝滿水的盒子裡,然後把它放在最上面,把溫度打低,估計很快就會結冰。最後把手銬從貞操帶後面的一個小環裡穿過去,把手鎖上了。這個環和貞操帶的腰帶之間是用一小截鐵煉連起來的,所以我的手還是有一短活動範圍的。就在著喀嚓幾聲後,我就成了一個被自己鎖在家裡的囚犯啦。

  我站得有點累了,想找個地方坐下來,所以只好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客廳的沙發走去。悅耳的腳鐐聲不停的響起,腳也因為穿雨靴戴腳鐐的緣故感覺有點熱和酸啦。就在我走到沙發前面想坐下的時候,不小心*和後洞一收縮,裡面的假陽具因為壓力的關係開始不停的蠕動起來,好強烈啊,我一下子倒在了沙發上,雙手徒勞的想摸摸自己的小穴,可惜被銬住了,夠不上。雙腿也蜷縮在一起......

  五分鐘過去啦,假陽具總算停下來了,哇,水流得屁股上都是濕的。由於我穿的是橡皮連體衣,所以沙發上一點痕跡也沒有,可我身上就不怎麼好受了,又熱又悶。不管它了,經過剛才一番折騰,我也達到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從鏡子裡看到的是一個被鐐銬鎖著的滿臉泛紅的美囚徒,這不正是我所期望的嗎?口有點渴了,我想喝水,沒辦法,只能自己動手啦。我慢慢的從沙發上坐起來,生怕觸動那2個玩意,蹣跚的向冰箱走去。我現在才覺得有點後悔,為什麼要用那麼短的腳鐐,明明十幾米遠,我卻得走半天。好不容易到了冰箱跟前,我背過身去,用雙手打開門,費勁的從裡面拿出冰水,然後倒退著把它放到旁邊的桌子上。水我是用大的瓶子事先裝好的,並且在每個瓶子裡面塞了根吸管,因為我的手被銬在後面,所以只有這樣能喝到水。看看對面牆上的鐘,不早了,早點睡吧,要不明天沒精神玩。戴著鐐銬美美地躺在床上,今晚我一定能做個好夢,最好能夢見......

  天亮了,我習慣地一翻身,發現雙腿都不聽使喚了。哇,腳更是難受。穿著雨靴被腳鐐緊緊地鎖了7、8個小時,裡面都濕了,腳象踩在一堆沙子裡,又麻又痛。手因為銬得不緊,所以只有點腫。好費勁得從床上起來,卻發現一個更大的問題。我的小腹開始感覺不適,有了便意和尿意。鎖著這玩意是沒辦法排出來的,所以我得趕緊把它打開。我下床站了起來,想快點去冰箱拿鑰匙,不料一個不小心,步伐沒控制好,我重重的摔到地上去了。好疼,我的雙乳狠狠的被撞了一下,鑽心的疼,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塞在屁眼和*裡的假陽具毫不客氣的蠕動起來,「啊......」,我大聲叫了出來,又痛又酥,我現在就像一條狗似的躺在地上左右滾,想減輕點痛楚。在這雙重刺激的作用下,我的尿意再也控制不了了,便意也越來越強,可惜被塞住了。由於穿的是橡皮緊身衣,尿液順這我的雙腿慢慢往下流,2個塞子也把原來為了方便而留下的2個洞給堵住了,全在下身一滴也撒不出來。面對這樣的突發事件,我嚇呆了,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感到從未有過的羞辱,快感似乎也被這感覺取代了,我開始怕了。我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去衛生間好好洗一下,可被鎖成這樣怎麼洗啊?對,先拿鑰匙。我背著地用手拉著腳鐐,把雙腳拉到屁股下,再用手肘使勁往上頂,總算給我蹲起來了。隨著小腹傳來的陣陣劇痛,我又開始往冰箱跟前走去。一路上我的汗水混著眼淚流到地上,好容易走到了我的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顫動起來。我彎下腰高舉雙手打開冰箱最上面的門,拿出裡面那個冰著鑰匙的盒子。趕緊走到水籠頭前把它放下,裡面結了一層5公分厚的冰,鑰匙在最下面。冰又倒不出來,只有連著盒子放到籠頭底下,開始放水,好促使它快點融化。過了2分鐘,它居然只融了那麼一點點,我開始忍不住了,我坐到地上拚命的想排出那個假陽具,可它塞得是那樣好,又連在貞操帶的底部,大便一丁點也沒擠出來,我的手也不停地在拉著貞操帶,想拉出點空隙,可這一切都不可能辦到。屁眼越來越痛,我就像條蛇在地上扭來扭去,想減輕痛苦。那假陽具也由於壓力的關係震動越來越強,淫水又流出來了,誰來救救我?隨著一聲「我想大便!」,我疼得暈過去了......

當我疼得又醒過來的時候,水籠頭還在放水,不過聲音已經不一樣,冰塊已經融化了。我馬上站了起來,看見鑰匙還躺在盒子裡,心裡別提多高興。我把它拿了出來,塞到一個小縫裡面。因為我的手被反銬在後面,根本夠不到前面的鎖眼,所以我以前都想到了怎麼開鎖。我在合適高度的櫃子出開了個小縫,剛好能塞進鑰匙,卻又能不使它旋轉。我自己把貞操帶的鎖眼對著鑰匙插進去,然後就是想辦法轉動它。我走到衛生間裡,找到門後那根伸出來的鋼絲,現在要做的就是把它插進鑰匙後面的那個小環裡,然後用手去轉動它,就可以打開鎖了。因為小腹的劇痛而導致我的身體的顫動,試了幾次才插進去,然後馬上用手從腰部繞過去拿住鋼絲,順時針轉動。就聽見喀嚓的一聲,鎖開了,感謝上帝。我馬上拔出那2個可惡的假陽具,一下子坐到馬桶上,啊,前所未有的舒適感走遍全身,總算排出來了。我對著那依舊連在手銬上的貞操帶說:「你可害S我了......」。

  生理上的問題解決了,現在就剩身上的啦。經過剛才的一翻折騰,我身上早被汗水濕透了,穿的連體橡皮衣又不透氣,讓我感到又熱又悶。下面就更不用說了,尿液都順著大腿流到雨靴裡了,腳現在都泡在裡面去了。好噁心,我真想把它脫下來好好泡個熱水澡。可手腳都被鎖著怎麼脫啊,我不耐煩的踢踢雙腳,那4寸的鋼鏈告訴我得找鑰匙去了。一想到找鑰匙,我的心又有點興奮啦,這就是我所希望的......

  好啦,開始找鑰匙吧。首先我在衛生間裡看了一圈,沒有。沒辦法,邁著4寸不到的步子,我向大廳走去。看了看身上,我必須先找到手銬的鑰匙,因為它使我的手始終只能放在身後,什麼也做不了。我試著吸氣使腰部縮小,然後試著看能不能把手從後面換到前面來。啊,不行,手被勒住了,沒辦法從屁股那兒過來,可惡的貞操帶就在後面擺來擺去,好像在告訴我這樣沒用。算啦,老老實實地找吧。看看沙發下面,沒有。櫃子下面呢?也沒有......就這樣,到了中午,我還是沒能解開身上的鐐銬。肚子也餓了。不管啦,先吃點東西再說吧。拿出冰箱裡的麵包和果醬,將就著吃了一頓。休息一下,還得繼續找。我的手又不由自主地撫摩起自己的小洞洞,感受那種酥癢的感覺。啊......裡面好癢,好想拿點什麼放進去。唔......淫水流出來了。臉也紅了,呼吸越來越急促,我像個淫婦般地叫了起來......過了一會兒,一股難聞的氣味使我驚了過來,原來是從靴子裡發出來的。長時間穿著雨靴再加上尿液的浸泡,裡面散發出一種酸臭味。真討厭,剛才的興奮感一下子消失了,我不情願的把手拿了出來。客廳沒有,去臥室看看吧,在廚房也說不定......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心開始變得有些焦急了。鑰匙我扔哪裡去了,到處都沒找到,不會真的扔窗外去了吧。一想到這裡,我頓時緊張起來。要真這樣那可怎麼辦?我這個樣子怎麼能出去。看了看窗戶,不會的,一定在家裡,我自己跟自己說一定是在家裡,只是我沒仔細找。我馬上挪動雙腳,一蹦一跳地又開始重新找了起來。身上的橡皮衣好像越來越濕,越來越緊,腳也變得重了很多。我現在真正體會到了那種無助感。幾個小時過去了,我還是沒能找到。淚水在我眼眶裡打轉,我坐到了地上。現在該怎麼辦?誰能告訴我?難道真的在外面?我使勁地蹬著雙腳,想從腳鐐中解放出來,但腳碗的疼痛告訴我,我只有4寸的距離。我又拉著身上的橡皮衣,它只是緊緊地貼在我身上。我該怎麼出去呢?會被發現嗎?腳鐐怎麼能遮住?一系列的問題困繞著我,我想不出現在應該怎麼辦,我的心在下沉,我覺得特別的疲倦。慢慢地,我睡著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我抬頭看了看鐘,已經8點多了。現在肯定不能出去,得再晚點。我慢慢地從地上站起來,滿腦子裡都在想出去的辦法。首先我想到了風衣。不行,我的風衣都只到小腿,腳鐐根本遮不住。裙子?對,我有件白色的長裙,能到腳碗,上身就披件深色休閒衣得了,想到這裡,我有點興奮了。嘻嘻,就這麼辦吧。現在還早,還是吃點東西喝點水吧。看了幾盤影碟,到凌晨1點了,現在出去我想可以。貞操帶在後面蕩來蕩去的挺惹眼,還是穿上它吧,反正鑰匙在上面插著,我能自己打開。先到洗手間方便了一下,我又拿來潤滑油抹了抹,塞上假陽具,給鎖上了。裙子也套上了,真的能遮住腳鐐。除了不能走快,估計不會有人發現的。輪到上衣了,這可真麻煩,手又用不上。我鑽進衣服裡,然後不停地扭動,慢慢的手能拿住衣服了,再往下拉,頭也出來了,穿好了。我走到鏡子前面照了照,然後又走了幾步,還可以,手肯定是遮不住。不管了,反正沒人,一想到馬上要出去了,我的心真是又緊張又興奮。拿上手電和鑰匙,我關好門向外走去。因為是平房,我繞個圈就出來了,輕微的腳鐐聲現在都感覺震耳的響,我放慢了腳步,向著窗戶的方向走。到了我才發覺白出來了,因為我的手在後面只能拿個電筒,不能在草地裡摸啊。想到這兒,索性心一橫,我坐到了地上,打開手電,邊照邊摸,假陽具也因此插得更深。就這樣慢慢地往前挪啊挪啊,摸啊摸啊,估計有3個小時了吧,總算被我摸到了兩把。好開心啊,我笑了出來。突然,我好像聽見了人聲,可能是賣菜的吧。馬上從地上爬了起來,拌著假陽具的震動,我快步向家裡走去。可惡的腳鐐,我越急越是走不快,最後硬是連蹦帶跳回到了家裡。關好門,看著手上的鑰匙,我才慢慢地從緊張中恢復過來。我現在反而不想馬上打開,因為我還不想結束這次冒險。就著淫水,我又好好地手淫了一把,然後躺下,美美的睡了一覺。

等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牆上的鍾告訴我已經是早上10點多了。腳好疼,身上的皮衣也好像越來越緊,勒得我呼吸都不是很順暢。不行,得打開,不能再玩了。胡亂的吃了點東西,拿上鑰匙我坐到沙發上,滿懷希望的插進鎖孔。第一把沒打開,就剩另一把了。我顫抖的把第二把也插進鎖孔,一扭。就這一扭,我的心沉到了最低點,依舊不行。我不死心的在腳鐐裡又試了一遍,結果才發現根本不是這兩把。慢慢的我滑到了地上,眼淚也流了出來。我開始抱怨自己為什麼這麼不小心,搞成這樣現在怎麼辦?我發瘋似的左扭右掙,一切還是沒變。怎麼辦?怎麼才能打開鐐銬?求救?那以後還怎麼見人啊。我哭了出來,羞愧的淚水打濕了地板......

  慢慢冷靜下來,我開始尋找辦法自救。感覺到手銬不是很緊,能不能把手抽出來呢?想到這裡,我彷彿又找到了希望。首先我按老方法打開了貞操帶,然後把手腕上塗滿肥皂水,找個地方固定住貞操帶,我開始往外拔。這方法我是從一篇小說中看到的,沒想到最後是用在自己身上。起初還很順利,可是到了最粗的地方時,手銬卡住了,骨頭開始疼。沒辦法,再疼也得拔,我不停地加肥皂水,死命的往外拔著。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好幾次都想放棄,可轉念一想,也實在沒辦法。就在我感覺真的堅持不住的時候,奇跡出現了,我的右手竟然真的拿出來了。好,一鼓作氣,我把左手也拔出來了。啊,兩個手腕都紅腫了,疼得挨都不能挨。我趕緊走到水籠頭下,打開放水,冰涼的水讓我感覺舒服極了。過了好一陣子,紅腫消失了很多,也不是那麼疼了,我驚奇地互相摸著自己的手腕,慢慢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好啦,現在輪到腳鐐了。這可不像手銬那樣能拔出來,而且我的腳也因為長時間穿雨靴再加上尿液浸泡的緣故,開始發腫了,腳碗也因為被緊鎖而生生的疼。怎麼拿下來?我想了很多辦法,像拿鐵絲掏啊,拿鉗子夾啊,它還是鎖在我的雙腳上。我好難受,身上又折騰出一身臭汗。不管了,我得洗洗。慢慢的從頸部後面拉下拉練,一直拉到下陰處,然後費力的把上半身解放出來。哇,好舒服,我摸著身上的汗液,皮膚也有點紅和癢了。放了一浴缸熱水,我把橡皮衣褪到膝蓋下面的靴筒處,因為我還戴著腳鐐穿著雨靴,想全部脫下來不可能,只能這樣躺到水裡了。全身的毛細孔好像都打開了,我從來沒像這次洗得這麼舒服。索性把雙腳也放到水裡,水流進雨靴裡,我的腳也感覺到了,腳鐐特別的亮,好美。我在水裡把橡皮衣洗乾淨,把雨靴裡也沖了個透,總算去掉異味了。好了,泡夠了,該起來了。橡皮衣還得穿著,不過我只拉到腰部,上身不想再穿了。雖然是一個人在家,我還是不習慣赤身露體,趟著腳鐐走到臥室,我找了件睡衣穿上。鏡子裡面看到的我上半身穿著睡衣,下半身穿著橡皮褲(好像什麼也沒穿),腳穿一雙紅雨靴,再加副短腳鐐。雖然有點不倫不類,但我真的很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倒也印證了我的名言--女人因鐐銬而美麗!話雖這麼說,可這樣不能出去啊。聽見外面傳來女孩子的嬉笑聲,想想自己被關在家裡兩天了,真想出去透透氣。擺了擺腳,4寸的距離,我能去哪?還是想想怎麼打開吧。因為上半身穿著睡衣,我這兩天也頭一次的打開窗戶,好美的陽光,好清新的空氣,我貪婪的呼吸著。就在這時候,一道光耀住了我的眼睛,什麼東西反的光?我側過頭去看,啊!!!!是一把鑰匙,直覺告訴我那就是打開腳鐐的。我忘形地想翻出窗外去撿,不方便的腳使我驚醒過來,好險。趕緊關上窗戶,心裡高興極了。我馬上穿上裙子遮住雙腳,脫去睡衣換上那件休閒衣,再次打開窗戶,四周看了看,有人。沒辦法,再等等。我焦急的走來走去,不時探頭看看,總算那兩個女孩子走了,現在四下沒人,正是機會。我馬上坐到窗戶上,費勁地蜷起雙腿,拿上鑰匙,一下子跳了出去。因為太緊張,落地的時候不小心把腳扭了,哇,顧不了那麼多了,一把抓起鑰匙馬上爬起來,整理一下裙子,一瘸一拐的走到門口,飛快地打開門溜了進去。好緊張啊,我一下子達到了最高潮,這是我以前從沒體會過的。馬上來開鎖,還是不對??到底怎麼回事?都不是,那會在哪裡?我試著掰腳鐐,可惜一點空隙都沒有。555555555,我想解開,誰能幫我?我不安的在家裡走來走去,始終想不到打開的辦法。只能找別人幫忙了,找把鋸過來。我習慣性的一摸口袋,想找電話本,卻一下子愣住了。口袋裡有把鑰匙。原來在這裡,怪不得怎麼找都找不到。我高興的跳了起來,「萬歲......」

  後面的不寫大家也知道,第二天我背著書包準時到了學校。自從這次經歷以後,我更喜歡鐐銬了,不過我也改正了到處扔鑰匙的毛病,可惜最難忘的還是這次,我才像個真正的囚徒。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