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保安

邪惡保安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電梯裡,我低著頭,注視他的靴子,他是一個保安。制服穿在他身上,有種壞壞的感覺,他個子很高,有185CM左右,臉龐清瘦,估計有20出頭一點。他腰上別著一根警棍,我只是覺得我臉上發燙,因為我的目光實在無法從他的皮靴上移開。我看見他的手動了動,電梯停了,他走出去。
以後我就常常留意這個保安,在這個寫字樓裡,我是剛剛報道的新人。我進門的時候,他會很有禮貌的讓我出示工作證,然後嘴角上揚的微笑。我看到他的微笑,都會很緊張,但是又要自然的回以禮貌的微笑,然後進入大樓。晚上睡覺前,我都會想著這個保安的皮靴,他是不是也穿白色的襪子呢,他腳的味道大不大呢。真的很想跪在他腳下,當他的一條狗。
有一次,我在廁所裡也遇見了他,他在小便,我當時滿腦子都他大大的JJ,可是我沒有勇氣去看一眼,雖然我只是想尿尿,可是我卻進了閣間,打了飛機。這樣下去,我一定會瘋的,我想辭職,我想擺脫對這個人的慾望,可是好事卻發生了。
那是一個夏天的傍晚,我留在辦公室加班,我離開的時候,天有點黑了。大樓裡應該只有我一個人,我按開電梯的時候,驚喜的發現,他也在裡面,他看見我好像也有點驚訝,他禮貌的笑了笑,依然是壞壞的樣子,嘴角上揚的令我雙腿發軟。我依然看著他的皮靴,好像我應該說點什麼,我說"這麼熱的天你穿靴子,腳不熱嗎?"他說這是工作時候的規定,是一定要這樣穿的。然後又是沉默,電梯到了一樓,門打開了,我正要走出去的時候,他按下了關門鍵,然後又按了16,那是我上班的那一層。我驚訝的看了看他,他說:"我有些事情想問下你,可以到你辦公室去嗎?"我心裡的激動也是不能在臉上表露的,只是我覺得我臉很燙,好像下面也有些反映。我應了一聲,然後他就什麼也沒說了
我跟著他走進了我的辦公室,他直接坐了下來,很自然,反而是我的反應有些緊張,"有什麼事嗎?"我能感覺出我聲音的顫抖。"給我倒一杯水吧。"他說完就打開我的電腦,然後也沒有看我一眼。我給他倒了一杯水,他也沒有說謝謝,雖然我一點也不介意,可是我還是很奇怪為什麼會這樣。"你看"他指了指電腦屏幕。我驚呆了,竟然是一個SM的網站,裡面全是陽光帥氣的主人在玩弄狗奴的圖片。我頓時下面就已經硬到不行,"呵呵,你很喜歡這些東西嗎,那這個你喜歡嗎?"他指了指他的腳,那雙我夢寐以求的皮靴,黑亮黑亮的。"你到底要幹什麼?"我問他,"這麼沒禮貌可是要受懲罰的哦。。"我說不出一句話來,但是我的下體已經出賣了我。"我剛開始見到你的時候,覺得你有些眼熟,後來看多了,才知道,你就是這個論壇裡的人,你看這裡還有你發的照片,我一直想問你了。今天才有機會。"完全的發呆,然後又是完全的興奮,我迅速跪了下來,開始舔他的皮靴。"哈哈哈哈。你站起來,把褲子脫了。"我不捨的離開那雙皮靴,站起來,脫掉褲子。JJ一越而起,還有少許淫水流出。他看見以後,笑了笑。跪下吧,我正好去舔他的靴子的時候,他卻把腳移開了。我抬起頭看著他,他用他那厚重的皮靴踩在了我的男根上,我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說:"這不是一夜情,你也沒有選擇,我希望你明白。"我點點頭,感覺他的靴子踩的又重了一點,"你好像不太明白我說的話"。"是,主人,我明白了。"我立刻清醒過來,然後回答到。他滿意恩了一聲,然後又開始用他那厚重的皮靴蹂躪著我的JJ。直到它完全軟了下來。"把這個戴上。"他扔過來一個貞操帶,我面有難色,立刻被賞了一個巴掌。我真的很恐懼這個東西,我站起來,想穿上我的褲子,離開。他看了我一眼,然後拿出警棍,給我來了一下子。電擊讓我渾身發軟,他看著我什麼也沒說,只是走過來,又給我補了幾警棍。我徹底的不能動了。他給我戴上了貞操帶,什麼也沒說,就離開了,在他鎖上的一剎那,我的心都死了一樣。此刻,房間只剩下我一個人,下身裸體的躺在那裡。



我請了兩天的假,本來準備要把那個貞操帶拿掉。可是,我試了很多辦法也行不通,弄的我很痛不說,還差點傷到JJ。我真的很後悔我當時的舉動,我應該告訴他,他認錯人了。可是現在都晚了。兩天過後,我還是去上班,在門口遇見他的時候,他依然微笑的讓我出示工作證,然後嘴角微微上揚的微笑,我卻沒有辦法再禮貌的打招呼,直接走了進去。我聽到身後他的笑聲,我突然感覺下體有一點反應,無奈在貞操帶裡,也硬不起來。就這樣過了幾天,我實在沒有辦法忍受,我依然會忍不住看他的靴子,依然忍不住晚上睡覺前想他的電警棍,依然忍不住想跪在他的腳下,當他的一條狗。。。。經過一段時間,我已經有點習慣貞操帶了。雖然我沒有上那些網站很久了,慾望還是如此強烈。我決定,我要當他的狗,我要臣服在他的腳下,即使帶上貞操帶我也無所謂。就在幾天後的一個早上,他對我微笑的時候,我把我事先寫好的紙條拿過去給他,可是他卻沒有接,"你可以進去了。"他對我說。我心裡好難受,難道他不打算給我解開這個東西了嗎?我只能先上班然後另想辦法。
那天晚上,我故意留到很晚。大樓裡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來到他值班的屋子裡,看見裡面還有另外一個保安,我只能硬著頭皮對他說,"出來一下,可以嗎,我有事對你說。"他笑了笑,我心裡一涼,本來以為他會不搭理我,沒想到他站起來,說:"好啊。"於是,我們來到我的辦公室,一進門,我就跪下了,"主人,我錯了,請原諒我。"我的態度真的非常誠懇,可能是因為我有一個多月沒有射精了吧。他坐了下來,看著我。嘴角微微上揚著,"本來,我是不打算收你的,因為你那天讓我非常生氣,我今天決定收你,是因為我會更狠的折磨你,如果你害怕的話,就算了。那個也別想我給你打開。"他輕鬆的說著,我已經跪在他的腳下,頭磕著地面,在離他的靴子不到10公分的距離的地方。"主人,我願意的,只要主人願意收我,主人對我的任何折磨都是我的榮幸,求你了主人,請收下我吧。"我的聲音已經帶有哭腔了,他輕蔑的笑了笑,突然抬手給了我一巴掌,"以為你有多拽呢,還想從我手裡逃跑,現在還不是跪下哭著求我。"主人來到我的面前,我的頭正對著主人的襠部,主人用襠部慢慢的摩擦著我的臉,因為主人個子很高,我挺直了脖子太勉強夠到,然後主人打開我的電腦,好像是從郵箱裡,下了一點東西,打印出來,然後放在我面前,"把這個背會,並且不許忘了。你時間有很多,我12點下班,你還有3個小時。"主人一邊用他那大手揉捏著我的臉,一邊說道,最後輕輕的扇了我幾巴掌,然後走了。
我留在辦公室裡,也不敢起身,就跪在地上,好好的背誦著這一份《奴隸守則》。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期間,主人都沒有上來過。我聽見身後的門開了。主人走到我的面前,我立刻給主人磕頭,看著眼前這高大有年輕的陽光帥哥,我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只見主人解開了皮帶,又慢慢的褪下內褲,讓我頂禮膜拜的聖物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此刻它是軟的,但依然能感受到它的活力,啪一聲,我挨了一巴掌,"發什麼呆,張開嘴,"我立刻張開嘴,迎著主人的聖物而去,我竟然能這麼快就吃到主人的聖物,只可惜太大,又很粗,軟的時候也很難一口全部塞在我的嘴裡。我雙手扶著主人的大腿,頭使勁的仰著,嘴裡填滿主人的男根,正在激動的時候,主人又是一巴掌賞在了我的臉上,"手背後,不許灑出一滴來,否則後果很嚴重。"我立刻手背到後面,但此刻我想的是,我從來沒有喝過尿,我萬一喝不下去的話,,後果真的不堪想像,我的JJ在貞操帶裡已經漲到最大,雖然沒有辦法全部伸展,但是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出來的我,感覺此刻就在射的邊緣。主人的尿液已經流出,我甚至不用吞嚥,因為主人的男根很大,直頂著我的嗓子眼兒,彷彿直接就流到了食道裡,此刻的我,雙手被後跪在一個帥氣高大的保安面前,嘴張到最大的接受著主人的恩賜。主人的尿很多,也很急,我已經愛上了這種感覺,雖然我沒有好好品嚐主人的聖水,但是主人就好像在使用馬桶一樣的使用著我,另我感到非常愉快。慾望甚至要到達頂峰,我的JJ裡也流出了更多液體,雖然我沒有射出來,但是卻有高潮一般的激動。這就是主人的尿液帶給我的感受。主人尿完了,拿出了他的JJ,用JJ在我的臉上拍打著,我伸出舌頭想要碰觸到這聖物,可是主人拍打了幾下,就收回內褲裡去了。整理好以後,主人說:"起來跟我走。"我乖乖的起身,跟在主人的後面,下樓去了。



我知道主人要帶我回家,我很老實的跟在他的後面,這個時候已經是9月份了,半夜的涼風讓我有點瑟瑟發抖。主人扭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很輕蔑的感覺,但是我很高興,因為表示主人想知道我的名字,我有種榮幸的感覺,"劉明,主人。"我很小聲的回答著,"主人,你。。"話一出口我有些後悔,害怕惹主人不高興。"哦,我叫張揚。不過,你不能這麼叫我。""知道了,主人。"他竟然叫張揚,我覺得這個名字和眼前這個帥哥的氣質簡直就是天生的一對。到了主人的家裡,不是很大,但是有些亂,我平時是很愛乾淨的,家裡絕對不會亂成這個樣子,髒衣服都是亂仍的。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跪了下來,主人看著我,笑了笑,我覺得時間都靜止了一般,主人走到沙發那裡,坐下,"你在這裡不需要穿衣服的。"我立刻會意,脫掉了我的全部衣服,只有貞操帶留在我的 JJ處。我又跪下,等候著主人的下一個命令。可是主人的心情好像很好,點了一根煙,然後就那麼壞壞的看著我,嘴角微微的上揚著,本來跪的直直的我,立刻頭磕到地下,不敢再看主人,眼角的餘光,依然能看到那令我窒息的皮靴。主人示意我過去,然後主人轉身拿了一副手銬,把我的雙手背後拷了起來,"張開嘴,把這個全部含在嘴裡。"主人拿著一隻他穿過的白襪子,塞在我的嘴裡。是全部的塞進去,因為主人的襪子是厚厚的那種,所以有些還是露在了外面,主人又用寬膠布把我的嘴封主,然後就是一直的看著我。此時的我看去更加不堪入目,赤身裸體跪在主人面前,下體還帶這貞操帶,嘴上被封了膠布,裡面還有主人的襪子。可是我的 JJ卻有開始了不可能的任務,它幾乎想要把那東西給撐破。
主人站了起來,突然抬起腳,對著我的臉就一踹。我幾乎昏過去,我倒在了地下,"起來"主人冷冷的說著,我又掙扎著跪起來,看著主人有抬起了腳,我嚇的眼睛緊緊閉著,可是卻沒有等到主人的腳,卻等來了主人的手,主人的手在我臉上輕輕的拍打著,然後又是用力的揉捏,此刻,我想我嘴裡的襪子可能已經全部濕透了吧,被我的口水,我睜開眼睛,很害怕的看著主人,可是我一想到主人剛才那皮靴踹我臉的那一下,我JJ就更硬了,我想說話,可是說不出來,之能發出啊啊的聲音。"害怕嗎,來不及的,看看你的下面,很想出來吧,我曾經有最多一年的時間不讓我的狗出來,因為它們是狗,它們出不出來,全看我高興不高興,你想挑戰一年的時間嗎?那你可以儘管的讓我不高興。"主人一邊說,一邊微笑的揉捏著我的臉,他大大的手用力的揉捏讓我已經有些生疼,可是我卻可以聞到主人手指間淡淡的煙草味道。終於知道為什麼連歌裡都這樣唱了,我害怕的磕著頭,有時候力道沒把握好,還會磕的地板咚咚的想,可能腦門已經黑青了。"用你的臉把我的鞋擦乾淨。"我如聞聖旨一般,立刻向主人的皮靴撲去。用力的把臉摩擦在主人的皮靴上,我真的很想用舌頭來舔,可是嘴被封著,不過我嘴裡有主人的襪子,我可以盡情的享用。我還是盡力的用臉去貼近他的皮靴,即使隔著膠帶,我還是想盡力的把自己的嘴貼近那雙黑皮靴。似乎主人很享受我臉不停摩擦他皮靴的感覺,因為主人的腳還會上下的打著地面,當他的皮靴離開地面那一刻,我趕快靠近那皮靴的底面上,有幾次,主人腳落下的時候還直接踩到我的臉上,我已經是斜躺在地上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