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貞操帶

男性貞操帶
男性貞操帶

轉貼:G-man論壇
作者:不詳


我將貞操帶,在身上穿戴接近一年了,沒想到比我預期的還難以忍受。一開始是她建議的,她說想要讓我穿戴它一整年,以表示對她真誠獻身。因為我知道最後一定會移走的,所以迷迷糊糊、半推半就的我也就答應了。

“我真的想要你穿它。”她說:“如果你要我做你的女王,那麼我想要知道,你能夠受控制到多久。”

“妳想要測試我?”我答道。

“嗯,是的。你確定你是真心想要做我的奴隸嗎?你真的知道哪一天,你會不會受不了呢?”

“嗯,我明白了。可是整整一年?未免......”

“親愛的,只要一想到是我將你給鎖住的,就會使我興奮和滿足。”她那狡猾、惡作劇的笑容,總是吊足了我的胃口,我想她自己一定知道,她對我的影響有多大。

“我真的很享受。”她用〝享受〞這兩個字。“我就是喜歡阻止你達到高潮,我一直愛看你變成那個樣子。而你又是我的奴隸,並且你是為了我受苦的。”她又談論了起來,好吧!那我就看妳如何說服、改變我的想法。

“假使我不能夠取下它呢?”我緊張的問:“這個貞操帶,真的像廣告所說的一樣嗎?我意思是,確實可以穿戴這麼長的時間嗎?”

“如果必須脫下的話,絕對沒問題,我會有鑰匙的;但我真的好想看喔,希望你在今年裡都穿戴著它。”

我們討論了兩週,我重讀我以前的黃色書刊裡,所有有關男性貞操帶的內容。最終也由不得我不答應,就在她生日過後一星期的那一晚,我就被她給鎖住了。

我知道我不能擺脫這帶子,且時間長達十二個月之久;恐懼、興奮和幻想同時刺激著我,她把我的陽具塞進裝置裡時,我站在那裡看著她鎖住了我,在將鎖扣上的那一剎那,我全身的細胞都興奮了起來,我成為她百分百的性奴隸了。

當天晚上她就逗著我玩,柔情的撫摸我全身,我也溫柔的用我的手和舌頭愛撫她;果然貞操帶妨礙著我,使我無法觸摸陰莖,甚至不能勃起!但這挫折感也正是虐待的樂趣。“沒那麼壞嘛!”我想:“還蠻好玩的。”雖然日子長了點。

之後的幾個星期,新鮮感消失了,還不算太糟。我變得習慣在它之上洗滌,讓足夠的水流過,以便能使我保持清潔。剛開始會不自然、害羞,現在也習慣它在衣服下的感覺了。我變得習慣坐著小便,也習慣看見鏡子中,被上了鎖的貞操帶鎖住的我。

性慾一天天的高漲,任何時刻只要一點點的刺激,就會使我瘋狂不己。差不多個把月後,我開始感覺到有些瘋狂。我說:“我不確定我是否能支持下去。”

“哦?真的那麼糟嗎?你以前也曾長時間沒有做愛過,不是嗎?”

“是沒錯,但是那時候我可以自慰打手槍啊!”

“嗯。親愛的、把它看作是一種挑戰,看你是否能夠控制你的性慾。好嗎?我愛你,拜託啦!”

我頓了一下道:“我想短時間內我能控制,但是這開始逼迫我瘋狂了。”

三個月後,我變成有些過於敏感,難熬的讓我想盡各種方法,能使我的陽具得到一些個刺激作用。我確定現在即使是最輕微的觸動,也可能引發射精。

“親愛的,我還不想解開你。但是這不公平,你為我做了所有能使我享受高潮的事,我卻沒做多少回報。嗯....這樣吧!我來幹你的屁眼如何?”

我實在渴望做任何與性有關的事,於是我說:“是的,拜託妳女主人。”

但是,接下來的半小時,卻極其使人尷尬。

當她在我屁眼抹潤滑油時,我不敢相信我是真的答應。但當她開始往我後庭塞入按摩棒時,我卻像在天堂一般!我的性興奮隨著她幹我的節奏,一再的向上爬升,可是這樣不會射精,我的陰莖因為無法勃起,產生了腫脹、疼痛的感覺,而這疼痛在此刻也只是增加我的快感而已。

最終她疲憊的停止了,看著我笑了一下,使我在挫折感中回過神來,令我一次次的猛撞我的枕頭和嚎啕大哭。

最終我設法平靜下來,放鬆自己和睡覺。忍耐中又過了一個半月,但接著在極度渴望下,我不顧羞恥的跪在她面前,乞求她再一次幹我的屁眼。沒想到她趁機開出條件,就是今後我們之間,將成為正式的主樸關係,我將在各方面、全天候的永遠作她的奴隸!我答應了,以現在的情況來講,就算要我做任何事我都願意。於是接著就在猛烈的撞擊中,我嚐到了沒有射精的高潮滋味。

幾天後我再度求她幹我,卻被他拒絕了,她說我乞求的誠意不夠,要考核我一個禮拜。但我對性實在太飢渴了,我體內的賀爾蒙催促著我,我用口舌整整伺候、感動了她七天!令她達到以往所無法想像的高潮!以致過於荒誕的度過那一週;除了睡覺外,我的嘴巴不曾離開她胯下超過三分鐘!口中儘是淫液、尿液不曾口渴;耳朵聽的都是她的叫喊、呻吟聲;眼裡只見她興奮的表情;觸到的都是發燙的肌膚、痙攣的玉體;所能嗅到的也只有她性感的體味而已。

一禮拜過去了,最後她要我戴上她的項圈,出去工作一星期。我被嚇到了,但是我還是答應了她,因為我只想換取她幹我屁眼。我已完全被她玩弄在鼓掌之間。那個星期一我進入辦公室像小貓一樣膽小,我看到一兩個驚訝的表情,和一兩種解釋。直到星期二嘲笑才真的開始。

第二天當女主人將項圈上鎖時,加了個〝狗牌〞在我項圈上是真的狗牌,牌上寫著“所有權屬於某某女主人”。

“女主人,我沒辦法帶這牌子出門。雖然是那麼激烈的幻想和令人興奮,我喜愛被妳所控制,使我感覺受到限制;但是我不確定我敢帶這個去上班。”

“哦、親愛的!但是你是沒得選擇的,它已經鎖在上面了。”她溫柔的愛撫我的臉頰,用甜美的笑容對我說:“我真的希望你能為我做到,你願意嗎?”

“是的,女主人。”我心平氣和的說:“我想我可以,請原諒我剛才的態度。”

“哦、我知道這不容易。對你來講是很難受的,但卻能使我興奮。”我嚥了口水聽她繼續說:“實際上,我現在相當興奮,我想要再一次的,幹你可愛的、小巧的奴隸屁眼。”

在那以後事情有了一些改變,經常在她的突發奇想下,命令我趴著讓她玩弄我,於是演變到最後有了新的規則---我成為了她的〝性玩具〞!不管我要不要、累不累,也無論何時、何地,只要她想要就可以使用我,完全不用考慮到我。如果之前做過了她又要做,那麼她可以很容易得進入狀況,因為是她想要。我開始感覺到恐慌,我怕以後對我自己的身體,不再有任何的權利了。

在以後的幾個月,我開始定下心來不去想它。即使在對我不利的處境中,也要盡量把握住手中的僅有。我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讓阻止我發洩性慾的貞操帶,妨礙我透過其他方法所得到的感官享樂。

到了最後一個月,她開始把鑰匙戴在脖子上。她說:“快一年了!你快通過我的測驗了,開心嗎?你生命中能夠體驗做我的奴隸,你高不高興?那麼我們能夠使我們的關係,成為永久性的嗎?”

“是、是的!哦、我非常樂意!”感謝她的提醒,儘管一年來幾乎超越了這純潔、抑制地獄,卻絕對不是我熱愛的受虐結局。但是,哦!我是多麼盼望,把這可恨的裝置從我陽具上移走,並且我為了能夠射精等待了一年。我多麼盼望現在就能夠,用力深深的插入她的陰戶,感覺她溫暖的陰道,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而現在我每次一看到這鑰匙,在她的胸部之間的鏈條上搖晃,我就不由自主的舔了舔我的唇緣。

所以說,使用貞操帶一年時間,遠比我想像中的困難,還好我撐了過來。我堅持了一年通過了她的測驗,證明我自己經得起這樣的痛苦。雖然我曾想乞求她釋放我,但是我從未打算使用我的安全詞來逃避。

今晚,在她生日過後一星期,一年的期限到了。她牽著我進了臥室,點燃幾根蠟燭,然後牽我上床,期間她喃喃地一直恭維、讚美我,對我愛撫。當我看她的時候,她把衣服脫了,推我躺下然後跨立在我臉上。“舔我!”

當她享受夠了之後,她坐在我的肚子上,閒散地撫摸我的乳頭。她說:“你成功做到了!一年了!”

“是的!”

“以後你還想繼續做我的奴隸嗎?”

“是的!女主人,我願意!”比她第一天鎖住我時,還要更加興奮莫名;難以置信我竟然會如此。

她笑了一下說:“太好了,因為我想要你繼續穿戴著它,我不要它變成一個遊戲。我們很認真地執行,是由於我們知道它的期限。而我也知道你能長期控制住,所以我想問你願意繼續嗎?你願意繼續作為我永久的、極度的專屬奴隸嗎?”

“是的!女主人!無論怎樣我都是妳的。”

她開始冒汗呼吸急促了。“我要真的!我要你刺青說你是我的奴隸,我要結婚,我娶你以後冠我的姓。並且從現在開始,只要我想要我就能使用你、懲罰你、甚至鎖住你把你關起來,任憑我處置。”

我的心臟猛跳了起來。對這樣沒有時間限制的獻身,使我感到恐懼,但是我之前就已經發現,我不能離開我的女主人,我無法過沒被24小時支配的生活,我甚至享受這種被虐待的快感。於是我回答道:“是的!女主人,我贊成而且我也想要。”

“你想要的慾望,足夠使你放棄你的〝安全詞〞嗎?”她眼睛一亮。

“是的!放棄!我放棄一切,我所有一切都是妳的!我愛妳!”

她狂熱的摟住我的脖子,搖著屁股激情的親著我,她靠著我的貞操帶緩緩移動,她激動的說:“哦....天啊,我多麼的愛你,而且你是我的。”她在我大腿的內側愛撫,身體又向前傾斜舔我的乳頭,鑰匙掛在她項鍊卻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我發浪了,我呻吟著,我將我的愛對她喧洩出來。

終於她停了下來,拿起鑰匙說:“好啦!該是處理它的時候了。”

我飢渴地等待著。看她將項鍊從脖子拿下來,再從項鍊拆下貞操帶的鑰匙。接著她向梳妝台走過去,有個裝透明液體的玻璃杯擺在梳妝台上。她說:“你放心、你一定能通過我的測驗的。瞧!”她拿起了那杯液體和鑰匙。並且把鑰匙丟了下去,沒想到鑰匙在杯子裡面嘶嘶作響,非但如此它還開始冒泡慢慢溶解了。

我的心碎了!事實上我想它停止跳動了。她看著我的臉露齒而笑的說“我床頭櫃有烙鐵。”她很平靜地說:“我要用焊料填滿這個鎖眼,你將永遠都只屬於我的。”

(完)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