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奴隸 第一部(張晶版) 4

催眠奴隸 第一部(張晶版) 4

催眠奴隸 第一部(張晶版) 4

               第十一章

  當張晶被裹在毯子裡,抱出法庭後,法警們趁機隔著毯子在張晶身上摸著。
「討厭,放開我。」張晶想著,可是身體卻自動的迎合著這些輕薄,嘴裡還呻吟
著,要求他們來操自己。這讓那些法警們更加興奮,如果不是怕被發現,他們可
能早把張晶輪姦了。

  過了一陣,張晶被從毯子裡放了出來。眼前是幾個高大粗壯的男人,他們穿
著白褂,上面印著「康樂精神病院」。

  「啊,不要,我沒瘋,我不是瘋子。」張晶大叫著,掙紮著,想逃離他們。
可是身體卻完全不聽自己的支配,在別人眼裡,張晶向那些男人撲了過去。

  「啊,男人,你好壯,你的雞巴是不是也是這麼大啊,哈…哈…,來啊,插
進這裡,人家的小騷屄好癢啊,操我啊,插死我。插我的小屄,也可以插那裡,
嗯,這兒,插我的小屁眼,你看,她還會動呢。哈……」張晶一邊淫叫著,一邊
發出瘋狂的笑聲,所有的法警都婉惜的看著她,想這麼漂亮的美人,想不到卻瘋
得這麼厲害。

  張晶掙脫了一個男人的手臂,撲到他懷裡,一把抓住他褲檔裡的陰莖,「不
要,快拿出來,操我啊。快啊。」那個男人要害被抓,急得臉色發白。

  「抓住她,快給她上束身衣。」一個人在後邊指揮著。其餘幾個人立即撲了
上來,張晶又踢又打,嘴裡叫著,但很快就被制服了,被束身衣綁得緊緊的,然
後塞口球讓張晶不聽使喚的嘴巴停止了淫叫。「好了,謝謝你們的合作,我們會
治療她的。」帶頭的男人說著,推著張晶向停在門口的救護車走去。

  「救命,救命,」張晶拚命叫著,「我沒瘋,我被控制了,救命。」但塞口
球使她的求救聲變成了難以分辨的嗚嗚聲,讓人以為她是在爽快的呻吟著,一路
上,所有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給他們讓路。

  「啊,李倩,你看看我,我沒瘋啊,求你救我,求你。」當張晶看到站在門
口的李倩時,又開始拚命的掙紮起來,被綁在擔架上的她扭動著,擔架發出咯吱
咯吱的聲音。但李倩眼裡全是傷心與不屑,多年崇拜的學姐居然是一個暴露狂,
在法庭上當眾手淫,李倩看了張晶一眼,一咬牙扭頭擠出了人們。

  「阿倩,不要走,不要,那不是真的,求你,那不是真的。」張晶傷心的大
叫著,身子在擔架上掙紮得更激烈了。可所有的都是徒勞,當李倩漸漸走遠時,
張晶最後的精神支撐也垮掉了,她無力的躺在擔架上,兩串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頰
滾了下來。

  砰,救護車的車門關上了,所有的一切聲音都被隔絕在車門外。幾個人摘下
了白色的口罩,坐在張晶身邊的一個男人伸手輕輕的撫摸著張晶光滑細膩的臉,
笑著說:「果然是個好貨啊,馬哥沒有白費工夫。喂,馬哥這次至少要多久才能
出來?」

  「用不了多久,已經說好了,他只是作為汙點證人出庭,而且保釋金大哥已
經準備好了,最多明天下午他就能回來。」

  「是嗎?不過我們誰也解不開馬哥的催眠術,那這個小婊子要浪多久才成
啊?」

  「沒關係,馬哥走前交待過,在他回來之前,不用解開她,而且把那條貞操
帶給她帶上,這二十幾個小時,讓她自己爽去吧。但是不知為什麼,他嚴厲的交
待過,不許人碰她,一切等他回來以後再說。」

  「唉,看著這麼好的一個妞卻玩不了,馬哥真是的。他說過不許她含嗎?」

  「哼,他說在他回來之前,她不能再見男人。如果你想讓馬哥把你下面那個
東西變成麵條,你就上啊,我可不管。」

  「算了吧,我可不敢。聽說上次豬哥就吃過這個虧,整整一個月硬不起來,
後來送了馬哥好幾瓶秘製春藥,才完事。」

  「可不是,馬哥的催眠術,只有老大能解,聽說當年馬哥和老大有過一番交
手。」

  「是嗎?結果如何?」

  「那當然是老大蠃了,所說馬哥在地上像個娘們似的自慰,差點把雞巴都揉
斷了。」

  「是嘛,你這麼說,就不怕馬哥罰你。」

  「沒事,馬哥說敗了就是敗了,而且大哥的催眠是真功夫,當時他只是看了
大哥的眼睛一下,就徹底的輸了,但他覺得這並不丟人,他說沒有人能從大哥的
眼前走過,能輸給大哥這樣講義氣的人是他的福氣。」

  張晶躺在擔架上,聽著他們的談話,逐漸回憶自己幾天來的遭遇,明白了原
來一切都是那個小馬所作的手腳,但是現在自己已經是人家手心裡的獵物,只能
任人擺佈了。

  汽車在平坦的大道上前進,身邊的幾個人漸漸的安靜下來,雖然眼前就有一
個美人,可是她已經被包成粽子一樣,而且還有嚴令,所以幾個男人雖然慾火中
燒,但也只能幹看著嚥口水,幾雙眼睛盯著張晶嬌好的面孔。

  張晶白晰的臉頰染上了一層嬌媚的粉紅,嫣紅的小嘴被塞口球大大的撐開,
一道唾液從嘴角流出來,淫糜地順著雪白的臉頰浸入枕頭裡,小巧的鼻子鼻翼隨
著急促的呼吸扇動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裡,閃著倔強的光,強烈的催眠產生
的強烈的性慾在侵蝕著張晶的神智,眼睛裡不時劃過痛苦的光,一對彎彎的娥眉
皺在一起,身子不安定的在擔架上扭動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張晶漸漸的迷失在強烈的性慾裡,她只覺得粗糙的束身衣
磨擦著自己光滑的肌膚,敏感的乳房被束身衣壓得扁扁的,兩顆乳頭被粗糙的帆
布磨得生疼,但每一下磨擦中又產生了更強烈的快感。

  兩腿被緊緊的綁在一起,連互相磨擦一下的空間都沒有,陰道裡螞蟻咬嚼般
的麻癢越來越厲害,子宮在骨盆深處燃燒著,陰道不時的抽搐著,呼喚著粗大的
肉棒來填充自己,淫水不受控制的洶湧而出,一層細細的汗珠已經潤濕了最裡層
的布料,這使得原本就嚴密的束身衣更加不透氣。

  就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長,醫院終於到了。張晶被推入了一個單獨的房間,
雙腿先被解開了,包裹的毯子一解開,張晶就迫不及待的用力張開兩條大腿,露
出濕漉漉的花園,雙腳踩在床上,用力把屁股抬起來,在空中劃著圈,邀請那些
男人。

  張晶知道自己現在看上去很無恥,還不如街頭的妓女,可是整整兩個小時的
性慾折磨已經讓她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強烈的性交已經是她現在唯一的需求。

  但是幾個男人就像沒看見一樣,拿起了一條貞操帶給她綁上,這是一個兩端
都有假陽具的貞操帶。張晶緊緊的盯著粗大的一端,希望它能塞進自己空虛的陰
道裡,可是他們只把短粗的一頭塞入了張晶飢渴的陰道,這小小的刺激對於張晶
無異於火上澆油,當小小的密碼鎖鎖上時,張晶幾乎要大哭出來,從塞著塞口球
的嘴裡發出一陣不滿的嗚咽聲。

  「好了,你看,」一個男人用力握著突在貞操帶外的假陽具,「你只要用心
的揉搓,就把它當作男人的那個東西,細心的侍弄,當它內裡的感應器達到高潮
後,後面就會伸長,我不騙你,你作得越好,另一頭就越粗,想不想高潮就靠你
自己了。」張晶連忙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聽懂了,然後搖晃著身子請求他們解
開自己。

  「這可不成,你看,」說著一個男人在張晶眼前束身衣的皮帶上滴了幾滴酸
液,「它會一點點的腐蝕皮帶的,不過你可不要亂滾,如果酸液流到衣服上,雖
然不會燒傷你,不過皮帶也解不開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們現在都有事,在明
天馬哥回來之前不會有人來的,你好自為之。」說完幾個人就離開了,厚厚的鐵
門關上了,張晶被一個人鎖在了這間小小的病室裡。

  張晶定定的看著面前皮帶上小小的液滴,從下體裡傳來的麻癢讓她的身體不
住的抖動,這也帶動了小小的液滴危險的滾動著。

  「不可以,不能落下去!」想到如果解不開皮帶自己將被這樣一直綁下去,
張晶從心裡打戰,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對性的渴求,那種嚙骨的痛苦只是想到
就讓她不寒而粟。因此儘管下體裡麻癢難當,張晶還是咬緊牙,保持身體一動不
動,眼看著小小的液滴一點點的浸入皮帶裡。

  短短的十幾分鐘張晶覺得彷彿有一個世紀那麼長,終於液滴完全浸入了皮帶
裡,張晶鬆了一口氣,用力的掙紮起來,皮帶雖然已被腐蝕了一部分,但還是很
堅固的,捆綁了許久的雙臂又用不上力,張晶頭上很快冒出了一層細細的汗珠,
這就彷彿你急著要撒尿,衝入廁所裡,站在便池前,卻怎麼也解不開褲子。

  眼看著就能達到高潮,卻動彈不得,那種無助與絕望讓張晶痛苦萬分,她呻
吟著,哀求著,希望有人能來幫自己一下,可是沒有人進來,屋子裡只迴盪著張
晶自己的嗚咽聲。

  張晶扭動著身子,終於從床上摔到地上,肩膀重重的撞到地上,鑽心的痛,
可是她現在已經顧不上這個了,填補陰道裡的空虛已經是她現在最重要的事。雖
然雙手被束身衣完全固定住了,但她還是用力把露在外邊的假陽具用力在床角上
磨擦,這個可以讓後面變粗的一段微微的晃動,能帶來一些刺激也是好的。

  張晶盯著身前皮帶上被酸液腐蝕出來的小孔,隨著她不斷的掙紮,這個小孔
已經越來越大了,張晶知道皮帶很快就會斷了,可是她的力氣也幾乎要用光了,
她沿著床邊癱坐在地上,喘息著,由於露在外面的假陽具已經不受刺激了,於是
才突出的一點點又縮了回去,這一下更是火上澆油,原本就十分不堪的張晶更是
性慾高漲,已經完全失卻了理智。

  她拚命的掙紮,跪在地上,用力把露在外面的假陽具向床欄上磨擦,嘴裡叫
著:「我受不了了,打開,給我打開啊。我什麼都作,口交,肛交,只要給我打
開,多少個男人也可以,操我吧,操死我吧,我是個淫蕩的女人,我要男人,我
要男人的雞巴。」張晶拚命的淫叫著,彷彿這樣就可以把積在胸中的慾火發洩出
來。

  「啪」,皮帶終於斷了,張晶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歡呼,用力把雙臂從束身
衣裡抽出來,不等把束身衣脫掉,就抓住了露在外面的假陽具。

  張晶雖然和自己的男友作過愛,但很少撫摸他的陽具,這可以說是她第一次
撫摸陽具,雖然是橡膠作的,但外形,硬度、長度和真正的陽具幾乎完全相同。
蘑菇狀的龜頭,粗長的陰莖,連陰莖上爆起的青筋也製作得非常清楚。

  當張晶的手抓到假陽具上時,貞操帶內側那條短粗的假陽具猛的伸長,龜頭
重重的撞在張晶的花心裡,張晶張大了嘴,喉嚨裡發出呵呵的叫聲,積蓄了幾個
小時的慾望一下爆發出來,她只覺得自己彷彿飛上了雲端,然後猛的跳落,身體
像是碎成了千萬塊碎片,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強烈的快感衝擊著她。

  張晶的小腹收縮了幾下,尿液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而就在尿液浸透了貞操
帶後,一股強烈的電流立即擊穿了她的身體,才達到性的高潮,接著又強烈的連
續不斷的電擊,張晶也無法忍受這種痛苦與快感交織的快樂,她發出一聲長長的
嚎叫昏了過去。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