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銀飾天使

銀飾天使
銀飾天使
igo,cpn
fox


真不知道我那天晚上和朋友一起去酒吧是錯?是對?或者就是上天的安排?說真的我長的很不錯,那天我穿了件白色的緊身上衣,沒有袖子的那種,很短,下面可以露出肚臍,下身是條很誇張的寬大的白褲子,裏面是條那種有像鞋帶鏈那樣可以拉緊的純白色四角內褲,我一直留著很帥的亂碎髮型,當我們走進灑巴後,我一身的白色在螢光燈下格外的刺眼,頓時感動暗處有很多雙眼睛盯著我,我只好低下頭跟在一群朋友後上了二樓,當坐好之後,我才又抬起頭向四周望望,當眼睛環顧四周沒發現什麼異常時,我正要低下頭,突然一雙深遽的眼出現在我的視野裏,天啊~~~~,那是一種什麼樣的臉啊,我心跳不由的加快,我慌忙將頭轉過來,好久好久不敢動,只是啜飲著橙汁,然而當我偷偷抬起來時,那張帥氣的臉又出現了,他好象沒怎麼動,只是靜靜的在那裏看著我,霎時我六神無主,做出了一個讓我生活從此改變的舉動:我對朋友們說上洗手間便匆匆的走了出去,在洗手間我用涼水沖了沖我發燙的臉,甩甩頭髮,看一下鏡子,啊~~那張臉又出現在鏡子裏,我渾身發軟,不知該不該轉頭,在我發愣時,一隻手從後面伸過來輕輕的攔住了我的腰,那個人對我耳語:“BABY,從現在起,你屬於我了,我在外面等你,五分鐘後見。”

不容我回答,他已經走了,他是那麼的自信高傲,我有些生氣,心想:你誰啊,讓我出去我就出去?心裏這麼想,我卻匆匆的走過去對朋友們說我有急事要走,解釋一會我便快步的下了樓向門外走去,到了灑巴門口,我放慢了腳步,向四周看看,他斜依著身子站在一輛車旁,這時我才細細的打量了他,首先他好高啊,雖說我也有178CM,但看著幾步之遙他都覺得低他一頭,他的容貌我難以形容,在我眼裏不管哪個明星也沒有他那樣的氣質,看他年齡也就是二十四五的樣子,和我相反他穿著一身黑,上身同樣是緊身無袖T恤,顯出他俊美的肌肉,下身是緊身皮褲,黑色的皮靴,腰間一條很帥氣的皮帶,銀色的皮帶扣在夜燈下發出迷人的光,他身上有很多的銀飾,左耳上紮著三個耳環,脖子上是條銀光閃閃的項鏈,左手臂上好幾條粗粗的銀手鏈,左手上除了大拇指外每個手指上都帶著銀色的戒指。 我站在那裏沒動,直到他揚著左手打個響指示意我過去,他轉身上了車,為我打開了車門,我上了車,他盯著我看,用他修長的手指托起我的臉細細的打量一番,我一動也不動,只是感到耳朵裏嗡嗡做響,只聽他說:“哦,BABY,你很討人喜歡,呵呵,我會好好對你的!不過你要聽我的話,什麼都得聽我的,你,願意嗎?”說這話時他的身已在我腰際摸索了,我除了點頭還能怎麼樣?“嗯,很好”,他又說著,“好了,BABY,現在開始,脫掉你的衣服,快!”“啊,不,……”我話一開頭,看到那雙眼睛又沒話了,我乖乖的脫掉了上衣,又脫掉鞋、襪子、褲子,只剩內褲,“唔,好美,BABY,你好性感,快把內褲也脫了,”我只有照辦!“嗯,乖,趴下,”他從後坐拿來一個包,“現在我先來簡單包裝一下你!哈哈,會很爽的!,哦,還是先帶這個好了,不然你的小弟弟會很不乖的!”,他又把我翻過來,讓我仰躺著,一個冰涼的金屬的東西套在了我的小弟弟上,又一個小手銬似的東西勒住了下面兩個蛋蛋,頓時我的小弟弟有想勃起的欲望,無奈它已經被壓抑在可惡的金屬管裏了,那金屬管的兩端分別連著金屬鏈,小手銬上又連著丁字形的寬寬的皮帶,他把金屬管頭端的金屬鏈和小手銬“哢吧”一聲鎖起來,“唔,BABY,你不該看到這些”,說著他把一個黑色的皮頭罩套在我頭上,那個頭罩只有鼻子和口的部位有孔,口那地方的孔要大的多,這下我什麼也看不到了,此時小弟弟緊緊的撐滿的金屬管,好脹,好難過!

“BABY,好乖,轉過來!”他一把又將我的身子翻過來讓我趴著,“嗯,不好意思,BABY,今天忘帶潤滑濟了,呵呵,你要受些苦了!哦,腿張開些, 這樣你會好受的”“啊,啊……”我感到一陣痛楚,他使勁的在往我肛門裏塞著一個東西,可能是沒有潤滑濟的緣故,也可能是那個東西太大的緣故,總也塞不進去,顯然他不奈煩了,“KAO!”他說一聲,突然他猛用力一推,“啊~~~~~~~~”我感到肛門處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我不由大叫一聲,不停的扭動身子,然而那個東西還沒完全進去,他又往裏推,天哪~~體內的充實的脹脹的感覺代替了一部分的劇痛,我的小弟弟在壓抑中更礓硬了!這時,他把小手銬上連著的丁字形皮帶從肛門那里拉到我後背來,這樣就緊緊的壓住了肛門裏的東西,讓它出不來,接著他把寬皮帶緊緊的系在我柔弱的腰間,把小弟弟上金屬管末端的金屬鏈鎖在皮帶上,他做這一切時,我覺得一陣陣的熱血直往我頭上湧,一陣陣的手腳麻木!“唔,BABY,就好了,真是我的好BABY”他用一對手銬把我的兩隻手背銬在身後,然後我聽到他在解皮帶,“唔,BABY,頭伸過來,嘴張開,快!”他拉著我的頭,將我頭套嘴部那個洞對著他的陽具使勸往下按!“唔,唔……”開始我還能哼兩聲,可他的陽具好大啊!將我 的嘴填的滿滿的,直刺過我咽喉部位,讓我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一切都好了,我趴在他大腿上一動也不能動,嘴裏被塞的滿滿的,他開始開車走了,也不知過了多久,大概半個多小時,他停住了車,如果他再不讓我起來的話我覺得我快要死掉了,呼吸好困難,又說不了話,總算他將好拉了起來,還沒等我呼出一口氣,一個圓柱狀的粗棒又立刻代替了他的陽具,“唔,唔……”我掙扎著,一切都是白費,他用一條帶子從我嘴外攔過那個棒子,將帶子緊緊的紮在我腦後,“哦,我們到家了,”他先下了車,將我抱出車外,我什麼也看不見,就這樣被他抱著走,雖說帶著頭罩,可我還是能聽到他咚咚的心跳,聞到他身上特別的香水味和帥氣男人身上特有的體香!也不知走了多久,我感到他進了一個房間,開了燈,“好了!”他鬆開我頭上的帶子,取出我口裏的東西,哇,我差點被悶死在裏面了,這個好舒服啊,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又扯下了頭罩,“唔,好刺眼!”我又一下子閉上眼,將頭埋在了他懷裏,過了好久,他說“BABY,睜開眼吧!”我這才小心的睜開眼,抬起了頭,哇,好大的房間,裏面有些空蕩蕩的感覺,一切讓我覺得白的晃眼,他就這樣抱著我站在房中央,“我來給你打開手銬吧”他輕輕把我放在沙發上,坐在我身後為我打開了手銬,然後後面抱住了我,我也順勢將手伸過去勾住了他的脖子,“呼,呼”他口中呼著熱氣,一身攔著我,一身脫他身上了衣服,很快他的衣服都脫下來了,哇,緊貼著他的肌膚,感受著他的溫度,我一陣陣的激動,小弟弟卻被壓抑著,我心裏都快著火了!他轉過來把我壓在沙發上,又將他巨大無比的陽具塞到我口了,我貪婪的吮吸著,並發出“唔,唔,”的叫聲,然而不多一會他就取了出來,“BABY,今天我會讓你熱血沸騰的!先不要著急,哈哈,現在讓我去把你洗乾淨些!”他一把抱起來來到了浴室,他將勒著我腰的皮帶解開,從小手銬那裏將皮帶卸下來,又一下子將我肛門裏的那個東西抽出來,我擴約肌不由的一陣收縮,但是他卻沒將我壓抑著的小弟弟解放出來,可能他看出了我的疑惑,“呵呵,還沒到時候!現在,先為你清洗體內!”只見他拿過來一根很長的,大約有大拇指粗的軟管子,他將一頭接在了水龍頭上,然後讓我跪在地上背對著他,撅著屁股,他就一點一點的將那管子的另一頭往我肛門裏塞,他不停的塞著,顯然是管子已經碰到了直腸末端,塞不進去了,他將管子轉一轉,管子又開始沿著腸子的方嚮往裏進,“唔,不要啊,不要再進了”我對他說,因為我覺得那管子已經進了很深很深了,“唔,BABY,才進了20幾公分,我要讓它進30幾公分,這樣水才不會流出來,哈哈!”終於,他塞到了他滿意的深度,他起身去打開了水龍頭,啊,一股冰冷的水沖進了我的身體,但是這感覺真的好舒服,我跪在地上不停的呻吟著,水進的越來越多,漸漸的快感變成了痛苦,突然他從後面拉起我的兩條腿,不停的往上拉,“這樣可以進更多的水,”“啊,喔,啊……”我感覺自己快不行了,肚皮快要被撐破了,這時他關掉了水龍頭,將管子的那端取了下來,並在那端緊緊的打了個結,他把我按倒在地上,輕輕的揉著我的肚皮,但這樣更增加了我的痛苦,我難過的滾來滾去,大約過了五分鐘,他將管子那端解開並伸向馬桶,我體內的污水便不停的湧了出來,等水不再流出來時,他將管子那端在水龍頭下沖一沖又接在了水龍頭上,這樣反復三四次後,從我體內出來的全是清水了,他把管子從我身體里拉出來,“很好,BABY,你表現很不錯!,現來清洗外面,”他又抱起已經是軟弱無力的我,把我扔在浴缸裏,他拿起浴頭,將水擰到最大向我噴過來,“啊,……”我沒想到他開的全是涼水,我縮在浴缸裏左躲右躲,但那麼冰冷的水讓即使是在夏天的我全身發抖!他將我沖了十分鐘後,自己也進了浴缸,他打開了溫水,然後整個人將我壓在浴缸裏他瘋狂的吻我,中間帶著撕咬,我在他強健的身軀下痛苦的扭動著,我臉上全是浴頭上沖下來的溫水,將我流出的眼淚很快的沖走了,他一陣撕咬後,讓我仰躺在浴缸裏,他坐在那裏舉起我的雙腿,將他巨大堅硬的陽具挺向了我肛門處,我不由得渾身一顫,被壓抑著的小弟弟也嚇軟了點,然而他不急於插進去,只是在我肛門處不停的磨,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折磨,小弟弟越開始對抗金屬管,“不,不要啊,啊,不要啊,……啊!!!!~~~~”在我正在呻吟時,他趁我不備猛一下直刺進我肛門,啊!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啊,我本來有點發腫的肛門好象著了火一樣痛,他雙手抱著我的大腿,猛力的抽送著,一次次的沖激震盪著我的前列腺和真腸壁,他太用力了,恨不得將睾丸也插進去,“呵~~啊,啊```……”,雖說上面的溫水不斷的淋浴著我,可我還是感到口乾舌燥!可他象一頭不知疲倦的公驢一樣,大力的抽插著,我都沒力氣再叫了,只好扭動著身子,“啊~啊……”他突然一陣加速讓我不由的又叫起來,“哦,啊~~~!!”隨著他一聲大叫,我感到一股股的熱浪沖向我身體深處,……

他真的好厲害啊,只是在射完後幾秒內軟了一下,馬上又在我身體裏挺的硬硬的,他在裏面沒動,只是用手撫摸著的我大腿,手順勢摸下去,屁股,後背,他這樣將我抱著坐起來,我們倆個就這樣在浴缸中淋著,我輕撫著他美麗的三角肌,胸肌,腹肌……,幸福總是短暫的,他在稍做休息後,將他的寶貝從我身子裏拔出來,他關掉了水,他拿了一條大浴巾裹在了自己身上,又將我放在另一條浴巾上包裹起來,抱著我進了臥室,房間裏只開著一盞微弱的燈,照在他身上好好看哦!他卸下了身上所有的銀飾,轉過身去打開了音響,真沒想到,他和我有同樣的愛好,FAYE的《夏日之戀》傳了出來,哇,我感到這首歌簡直就是我們剛才驚心動魄的寫照!他彎腰從地上起個東西,我一直癡癡的望著他,“BABY,我今天有點累了,就不弄你了,還有事要和你講講,他邊說話邊撥弄開我的雙腿,我看清了他身裏拿著一個粗大的假陽具,他在上面塗了很多的潤滑劑,又在我肛門附近塗了很多,然後將假陽具使勁一推,“撲哧”一聲,粗大的異物就塞進了我的肛門,由於塗了很多的潤滑劑,沒有一點的痛感,我只覺得身體裏有一種充實的脹脹的感覺,我的小弟弟又在壓抑下不停的抵抗著金屬管的束縛。做完後他在我身邊躺下,“BABY,告訴我,你有多長的時間可以陪我玩?”“這個,唔,我還有一個星期開學”“好,那這個星期你就是我的,就呆在我這裏,讓我玩你,你願意嗎?”“我,我,……”我真的很貪戀他,但我又有點怕,我不停的用他修長的手指撫摸著我身體的每個部分,“我,我答應你了,那我叫你什麼啊?”我小聲的對他說,“叫我阿凱!”“我叫你凱,可以嘛?”“當然,只要你願意,BABY!”“嗯~~嗯~~……”他用身體蹭著我,我一動不動的任他佔有著我的身體,我的靈魂!“BABY,與我共這個SUMMER OF LOVE,……“在FAYE的歌聲中好累又好興奮的我昏昏睡去……

當我睜開眼時,他好象已經很早就醒了,因為窗簾都拉開了,外面的天氣很好,他朝我微微一笑,眨一下眼睛,窗外射進來的陽光讓他的黑髮發出耀眼的光,我不禁又一陣激動。他過來直接抱著我去了浴室,“唔,BABY,讓我先解下這個東西”他拿著一個小鑰匙解開了束縛了我十幾個小時的枷鎖,哇,我可憐的小弟弟總算重見光明了,他又拔出我肛門裏的大陽具,一陣急力的收縮讓我的小弟弟高高的揚起了頭,我們抱在一起沖了個冷水澡,接著刷牙漱口,他又戴上了他那些漂亮的銀飾,穿了一條有一道白杠的黑色三角內褲,襯出裏面巨大的寶貝,“BABY,去吃早餐,”“可,凱,我……”“呵呵,BABY,在這裏你沒有穿衣服的必要,你很快會感覺到的!”他見我站著不動,就抱起一絲不掛的我去了餐廳,“啊,凱……”一進餐廳我居然看到那裏站著一個人,還是個女的,我頓時羞的想鑽到他懷裏去,“唔,沒什麼的,”,只見凱朝那個女的使個眼色,她就走了出去,他就這樣抱著我坐在餐桌旁,哦,昨天一晚的折騰,我的確好餓,吃了很多東西後精神明顯好了很多,我從凱懷裏掙開,跑去窗戶邊看,原來這個獨立的別墅,院子裏是一片草地,那邊還有兩隻可愛的小羊,“BABY,我帶你去屋子裏看看,你可以熟悉一下環境”“他不厭其煩的抱起了我,“那,這個是客廳,昨天一進來的就是這間,那,那邊是書房,……”他抱著我走遍了所有的房間,除了一間外!“BABY,你先自己休息一會,我去健身!”他將我扔在臥室的床上,走了出去,我偷偷的在門口看了看,只見他進了那間剛才我們沒進去的房間!我在房間裏呆著沒事做,就打開了音響聽著FAYE的歌。

好長好長時間(我感覺)他才大汗淋漓的過來了,“嗨!BABY,可以開始了!”進了浴室,重複了昨天晚上的灌腸,不過這次的我小弟弟高昂著頭,不停的顫著,將我體內沖洗乾淨後,將我在淋頭下大概衝衝,便拿來一塊香皂先在我腋下塗了許多,又在我下身塗的滿滿的,接著是腿部,他拿來一個大馬力的剃鬚刀,我知道要發生什麼了,“不啊,凱,不要……”“BABY,我喜歡乾淨的你!”他粗魯的在我身上工作著,很快我的腋毛,陰毛,腿毛全都不見了,身上很涼爽的感覺,我的小弟弟挺的直直的!又將我沖了沖後,凱抱著我進了剛才那個他去健身的房間。天哪```,這與其說是個健身房,不如說是型具室更恰當些!裏面除了健身的器具外,還擺著各種樣大型的鋼鐵架子、金屬腳鐐、手拷、鋼繩,麻繩,綿繩,大大小小的鋼管、鐵籠、鋼鞭、皮鞭、皮衣、皮褲、寬皮帶、皮靴、粗細長短不一的假陰莖、肛門塞、口塞、鐵鏈、連著鐵鏈的鐵球擺了一排,還有一些我從來沒見過的東西,我看的目瞪口呆,“BABY,這些你在這個星期裏都會體驗到的,哈哈!”看到這些讓人刺激的工具,我的小弟弟實在受不了了,加上昨天一晚都沒發洩,頓時如岩漿噴射了出來,“哈哈,受不了了?也好,不然以後你就沒機會射了!哈哈~”……

凱邊笑著邊說“今天只是開始,你要適應,不過一開始我不會讓你太痛苦的!”他示意我躺在那邊的一張皮床上,他將一個裏面很粗糙的小皮套套在了我剛因射精才軟下去的小弟弟上,那個小皮套別的構造和昨天的金屬管差不多,在緊緊的鎖住了小弟弟後,凱拿來兩個最小型號的鐵球,將連在鐵球鐵鏈那端的特殊框形鎖牢牢的鎖住我的兩個睾丸,“不過,BABY,你後庭好象很能裝東西的哦,這個我可不會用小的!”他拿過來一個足有二十公分長,真徑有五公分粗的假陰莖,塗上了足夠的潤滑劑一點點的塞進了我的肛門,也許我後庭真的喜歡被東西填充著,這個突然進入我身體的寶貝讓我不停的呻吟起來,凱又微笑著拿過來一對連著電源的夾子,分別夾住了我可憐的兩個小乳頭,“啊,好痛啊~”凱並不理會我的叫聲,他又拿過來一個連折疊著的鐵架子一樣的東西,“喀嚓”凱將其撐開,哇,這是一個鎖手和脖子的銬子,長有約一米,但是如果打開成兩半就有兩米,有三個環,一端打不開,所以只用鎖一端就可以將手和脖子牢牢的固定住面動不了!凱將我的手臂彎上去,手腕與脖子等高,然後將那個銬子緊緊的鎖住了我的脖子和雙手!但他今天沒給我帶頭罩,卻將一個兩端連有鐵鏈的金屬棒橫著卡到我嘴裏,將鐵鏈鎖在我腦後,我興奮又緊張的看著他做這一切,接著他舉起我的雙腿,拿著一個中間用一要金屬棒連著的,兩邊銬子可以調節直徑的工具將我的兩條大腿銬住,在那個金屬棒中間有條長鐵鏈,鎧將鐵鏈使勁拉,將它鎖在脖銬的一個小環上,這樣使我好痛苦,我不由的又呻吟起來,“哦,不許叫!還沒到你叫的時間!”凱將我抱起來到兩個鐵架旁,他將我的上半身固定在其中一個鐵架上,又把我的兩隻腳固定在另一個鐵架的腳鐐上,這下我完全動不了了,凱滿意的欣賞著他的傑作,他打開了電源“啊~啊~啊~”我開始扭動那本來動不了的身體,雙乳上的兩個夾子簡直想要我的命,肛門裏通了電的大陽具在我體內亂撲亂碰著,我那被粗糙小皮套包緊的小弟弟不停的脹痛,吊在我睾丸下了兩個鐵球撕扯著我的睾丸,“啊,唔,啊~~啊~~噢~~”我的嘴也被卡著,我只能這樣痛苦的呻吟著,“哈哈~~~BABY,你的叫聲好讓我興奮,好了,你要這樣呆兩個小時!”“啊~~~~!”我差點沒暈過去,“哈哈哈~~~~~”凱在那裏狂笑著,他居然揚長而去,只留下了我在這裏受罪,“啊~~啊~~~”在那不知疲倦的乳頭夾和電動陽具的刺激下、在兩個鐵球的撕扯下,在幾個金屬銬的約束下,我只有無力的發出慘叫!

我這才體會有時間過的有多慢,當凱再一次進來時,我已經說不出話了,他滿不在乎的看看,“感覺如何啊?是不是很爽?”“啊,不要,我求求你,凱,快放我下來,我快要死了!”我嘴裏被卡著,只能含糊不清的說著,他先關掉了電源,讓我稍稍好受了一點,然後他將夾乳夾和吊著的鐵球取下了,“好了,BABY,你就這樣休息一會吧,傍晚你還得工作兩小時!”“不要啊,不,別啊……”沒等我說完,“不許再說話!OK!呆會再見!”

又是幾個小時後,凱又一次的夾上我的雙乳,吊上兩個鐵球,天哪!~~他居然換了兩個大些的!我好擔心我的睾丸被扯掉!他打開電源,在我一聲聲的慘叫中,對我說“本來以後每天你都得做這樣的訓練兩小時!但看你今天表現不錯,以後就用不著了,但~~~,哈哈,以後每天我都會讓你享受到不同的快感!”“嗚嗚~~~”我無助的叫著……終於結束了,當我被凱壓在床上睡覺時,我不由的又怕又興奮想“明天會有什麼呢?”“不需要你的鮮花,不需要你的擁抱……”在FAYE的歌聲中我摟緊了凱,等待著明天的到來!

今天一切就緒後,凱只是用棉繩將我的四肢固定在皮床四角的鐵柱上,我被蒙上了眼睛,我心裏很緊張,不知他要對我做什麼?“啪”一條皮鞭狠狠的抽在我身上,“啊~~~”我疼的全身發顫,“啪 ,啪……”蘸了水的皮鞭一下下清晰的落在我身上發出響亮的聲音,我的背上,屁股上,大腿,頓時火辣辣的發燙,鑽心的疼讓我渾身顫個不停,我好想躲開皮鞭的抽打,可被蒙著眼什麼也看不到,被綁著四肢,怎麼也掙脫不了,一切反抗都是沒用的!“噢~~啊~~……”皮鞭抽下來時,我不時發出慘叫,似乎這叫聲很讓凱興奮,他加大頻率狠命的向我抽來,最後凱累了,他扔下鞭子,一下撲在我身上,“啊!?#!?#!”我剛被抽打過的身子與他汗滲滲的肉體一接觸,疼的我差點暈過去,他並不理會我,只是壓在我身上想把他巨大的陽具插入我肛門,“唔``哇``”我在痛感與快感中呻吟著,渾身鑽心的痛,體內也被他大力的抽送磨擦而萬分的火痛!

他射在他我體內之後,就壓在我身上喘著粗氣,而我卻痛的瑟瑟發抖~~~~,下午,凱將我的雙手用麻繩綁在一起,從麻繩中空過一條鐵鏈將我吊在半空中,腳尖離地大概只有幾公分!他拿起皮鞭不斷的向我抽來,我在半空中痛的扭來扭去,麻繩緊緊的勒著我的手腕,我感到手腕快要被勒斷了!我聲聲的慘叫讓他的小弟弟很興奮,他抽打我半個小時後,站在地上從後面抱著我,很快他又進入了我的身體,他瘋狂的操著我,手腕和全身的疼痛和他對我的衝擊震盪讓我不停的扭曲、呻吟!
可怕的一天總算結束了,他在床上又狠狠的幹了我一次,“BABY,你要珍惜這個晚上,哈哈,明天你就不會睡在這裏了!”啊~~,他明天要怎麼對我,我心不由的加速跳起來,痛的快要斷掉的雙手卻緊緊的抱住了他,“我願意為你,我願意為你,什麼都願意,什麼都願意為你……”FAYE癡癡的唱著,我渾身的痛卻怎麼也睡不著……

又一個早晨來臨了。
今天凱抱著我進了健身房,但他沒停住,而是又打開了房間裏面一個小門,唔,裏面好黑啊,他放下我,點亮了一支蠟燭,我這才看清:這是個不大的房間,整個牆壁全用黑布蒙著,外面的光一點也透不進來,裏面有一張平躺著的鐵架型具,還有張皮床,牆上掛著各式各樣的型具,地上擺著長細粗短好多的蠟燭、鋼管、夾子……,凱讓我頭朝地,四肢展開,將我平鎖在了鐵架上,他開始往我肛門處塗潤滑劑,然後拿起一個長約半米,直徑約四十公分的鋼管往我肛門裏塞,雖說塗了很多潤滑劑,可鋼管還是很難進去,只要進一點,我就感直腸被擠緊了一點,他不停的塞,直到進去大約十幾公分,在裏面頂著直腸末端再也進不去了為止,冰涼、學沉重、又粗壯的鋼管讓我的肛門微弱的收縮著,我被壓抑著的小弟弟又一次的興奮萬分!凱點燃了一根很粗大的白蠟燭,將蠟燭頭對著鋼管的開口高高的舉起,“吧”一滴滾燙的蠟油進入了我的體內“啊```噢~~~啊,啊,啊”蠟油不斷的滴進我的體內,流向深處,我拼命的掙扎幾乎要讓鐵架都動搖了!凱絲毫不理睬我的叫聲,他只是專心的滴著,直到那根大蠟燭快要燃盡!他坐在我腿上揉揉我的屁股和背部,又點燃一隻蠟燭,突然我的腳心一陣奇癢奇痛,啊~他在我腳心上滴著蠟油,我的腳不停的扭著,幾個腳趾頭幾乎扭的抽了筋,在滴完腳心後,他又在我背部滴滿了蠟油,“BABY,休息吧,我明天再來看你!”他連我插在我肛門裏的鋼管都沒取出來,就將一個頭罩套在了我頭上,我聽見他出去鎖了門,其實身體的疼痛都讓我忘了時間的長短,我只覺得每一秒都生不如死!這樣我在疼痛中睡著,又在疼痛中醒來,沒有黑夜白天!……只有FAYE的歌聲隱隱飄入我的耳朵“誰都不能將我改變,對你溺愛早已不顧錯對,誰都不能將我挽回……”

當我總算聽到開門聲時,我淚水一下子湧了出來,我身上一切東西都被卸了下來,除了貞操帶,凱將我沖洗乾淨又吃了點東西後,他拿出一張藥膏往我肛門裏和四周塗了很多,“BABY,下午你休息一下,晚上你才會更有力氣幹活的!”在柔軟的床上我很快就睡著了,等我醒來天已經很晚了,“睡夠了吧?呵呵,今晚你任務可很重呢!”接著又是無休止的沖洗灌腸,到了那間黑屋子,“BABY,明天晚上你怎麼睡,就完全取決與你今天的表現!”凱拿來一個T形的縱端有一米來長,橫端只有三十來公分的金屬棒,那個工具縱端一頭很圓滑,橫端兩頭都連著腳鐐,凱讓我站著,從我胯下將金屬棒光滑的一端捅入了我肛門,他一直插了有20公分讓我掂起腳尖站著動也不感動為止,這時他將橫端的兩個腳鐐鎖在了我腳脖子處,他又用手銬將我的雙手銬在一起,遞給我一個培養皿,最後他解開了多天未動的貞操帶,“我知道你很想射!今天讓你射個夠!今晚你得不停的射,呵呵”他盯著那個培養皿說“當然是越多越好了!希望明天看到你的好成績!”凱走了以後,我被子手銬銬著的手,一隻拿著培養皿,一隻使勁的擼著我的小弟弟,它被壓抑了太久!很快一泄如注,培養皿的底部都被遮住了,第二次、第三次、……我漸漸的不行了,小弟弟很難再起來了,我也快累跨了!可那培養皿太大了,連一半的位置還沒到!我好想休息一下,我試著挪動了一下腳步,天哪~~?#,身體內部的反映讓我不敢再動第地步,可我實在太累了,我還是一點一點的挪到皮床前,將我半夜的成果放在一邊,我彎不了腰,只好扶著牆一點點的斜著,最後一下子直直的摔在床上,現在我只希望能這樣躺著,別的什麼我都不奢望了,可當我看到那個培養皿,在躺了一小會後只好掙扎著一點點從床上直起來,啊~~~金屬棒在我體內緊緊貼著直腸壁讓我不敢輕舉妄動,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總算又站了起來,歎口氣又開始折磨我的小弟弟……

“嗯?就這麼一點!?算了,今天你不用吃飯了!就吃了你這點東西好了,現在你今晚只有三種選擇:站著睡、跪著睡、蹲著睡!你想要哪個?!”凱朝我擰笑著,我頭腦發脹“站著吧……我,”“哈哈,很好,這樣我少費些事,”說著,他將我的手銬打開,又給我帶上了貞操帶,他將我 的雙手舉起,拿那天那個脖手聯銬將我鎖起來,他將聯銬往上提提掛在了牆上,只讓我的腳尖有一點點著地,“好了,如果沒事的話,你現在就可以睡了!”他轉身離去,我哭笑不得!……
“好了,以後你不用去那間房子啦,哈哈~~~”凱邊給我清洗邊說著,他抱著我來到了餐廳,“BABY,你一定很餓了吧?哈哈~~”好長時間沒吃東西了,我真的很餓了,忽然他把我按在旁邊的椅子上,他又手塗了很多黃油在我肛門處,一根粗管子又插入了我的肛門!凱拿起桌上的一大杯牛奶順著管子灌進了我身邊,“唔~~唔~~”我呻吟著,他又把另一懷也灌了進去,他從腿部將我提起,讓我的手撐著地板,那些牛奶都流進了我身體深部,他將塑膠管拔出來,將一根小香腸塞進了我肛門,直到它全部進去為止,接著又是第二根小香腸,他塞到只剩一點點末端,我肛門一收縮,“撲哧”它就全進去了,這時凱拿著一根雙粗又大的火腿腸,狠狠的插了進來,“噢```啊~~~”一陣快感傳遍我身,他繼續塞著,我有些受不了了,因為已經插進去了兩根小的,但最後那個粗大的火腿腸還是不依不撓的進入了我身體,天哪~~~我肚子裏,肛門裏被撐的滿滿的,一種很脹痛的感覺,“吃飽了吧?”我知道沒吃飽將會意味著什麼,雖說我餓的發昏,但我邊忙說“我飽了……”“哈哈,好,今天你將是我的一條狗,我先要要給你拴條狗鏈,”他將一個粗鐵鏈拴在了我脖子上,一端拉在他手裏“你要有事,先汪汪叫兩聲,然後叫我主人!現在開始”……

我肛門裏被塞滿了東西,好難過,可凱要我忍受著,他用狗鏈拉著我,讓我四肢在地板上爬上上樓梯,又下樓梯,不斷的運動終於讓我忍不住了,那個大香腸“撲”的露出了頭來,凱見狀氣壞了!,他拿來一個肛門塞,狠勁的將香腸又推進去,連帶著將肛門塞緊緊的塞住了我的肛門,一陣陣的脹痛讓我不由的大喊大叫,他狠狠的朝我屁股上一腳,“繼續給我爬,爬到客廳裏去!”“嗚嗚……”我委屈的叫著,只好忍著痛向客廳爬去!

進了客廳,凱一下子騎在了我身上,這讓已經很虛弱的我差點沒趴在地上,他一拉狗鏈“賤狗,快跑!”我拼了命的爬啊爬啊,他在我身上喲喝著,不時拍打著我的屁股,催我快爬,直到我骨頭快散架了時候,凱才讓我停了下來,我口好渴啊,我好想喝口水“汪汪,主人,狗狗想喝水。”我低聲說著,“哈哈,好乖的狗狗,想喝水是嗎?哈哈,”凱說著脫掉了內褲,“跪在那裏,嘴張開!不許有半滴落到外面,不然我要你的狗命!”一股熱浪噴到了我嘴裏,我緊張的去接它,就怕有上一滴接不上惹凱生氣,可是凱不斷的動著他的寶貝,終於有一股我沒接到嘴裏,流到了地板上,“咣”他穿著長筒軍靴的腳朝我狠狠的踹來,他沒頭沒臉的朝我一頓腳踹,我痛的在地板上縮成小團卻不敢躲開!一直到他踹夠了,他將狗鏈一拉,將我拉進了浴室,他總算讓我排出體內的那些東西,他甚至將貞操帶也取了下了!他將我拉回客廳去,讓我跪在那裏舔他的軍靴,我含著淚用我可愛的小舌頭巴噠巴噠的舔著他的軍靴,舔完以後他讓我跪在那裏,他進去拖著一箱很重的東西出來,不由分說,一根粗大的電動陽具插入了我後庭!

那箱子裏有一椎連著鐵鏈的大鐵球,每個到少有十斤重,凱分別將鐵球拴在我的小弟弟上,吊在睾丸上,兩個手腕,腳腕上,最後兩個吊在我脖子上,他打開電源,一手拉著狗鏈,一手拿著皮鞭朝我屁股上狠抽一鞭“快爬!”天哪~好重啊,我的脖子被兩個鐵球吊著根本抬不起頭,小弟弟那塊的三個鐵球更是撕扯的我想死!我身上承受著近一百斤的鐵球,又沒有吃東西,哪里爬的動啊,挪一步我都有要累死痛死的感覺,凱見我爬的太慢,“啪,啪”皮鞭毫不留情的向我甩下來,“嗚嗚……”我流著淚,拼命的加速向前爬,“啊~~”我一下在趴倒在地上,原來是凱騎到了我身上!!這下可把凱氣壞了,他使勁擰著我的耳朵,“你這只懶狗,快爬!不然把你這兩隻狗耳朵揪下來!”“唔,嗚嗚……”我拼了命掙扎著從地上起來,繼續向前爬去,可是實在太沉了,此刻我又太虛弱了,爬了不到一米,我便又一次的倒在了地上,這次任凱怎麼抽打開,我都爬不起來了!“哼,今天暫且饒了你,”凱從我背上下來,“現在繼續爬,圍著客廳爬五圈!”“啊~~”我眼前一發昏,可是凱使勁的踹我,抽我,我繼續爬啊,爬啊,後來我幾次倒在地上又被凱抽打起來,最後我都沒感覺了,也不知爬了多長時間,總算到了凱要求的五圈!

“好了,今天到這裏,”他關掉了電動陽具的電源開關,解下了我身上的大鐵球,他拉著我進了臥室,不知什麼時候,他已在床邊放了一個狗籠,“賤狗,鑽進去!”我爬進了那個小小的狗籠,我只能在裏面綣成一小團,“把頭伸出來!”我乖乖的把頭伸了出去,凱把籠子上下一拉,鎖上了,只留了一個孔,那個也正好卡住了我的脖子,使我的頭伸不進來,這個姿勢好難過!凱在我籠邊放了一小碗水,和一小碗的餅乾,“狗狗,你可以吃飯了!不過你喝水時要發出巴噠巴噠的聲音,如果做的好的話,我還會賞你一根火腿腸的!”“我用力的伸著頭,舌頭剛能碰到水碗,我象狗一樣巴噠巴噠的喝起水來,可能是我表現不錯,凱在我喝完水後,又給我端來一小碗水和一根小火腿腸,待我吃完東西後,凱便洗耳恭聽澡上床睡覺了,留下我縮在狗籠裏嗚噎著,FAYE偏在淒慘的唱著“我像是一顆棋子,來去任由你決定……”……

清晨一醒來,凱就把我放了出來,他又抱著我去了浴室,他將我身上所有的束縛都解除掉,給我沖了個溫水浴,洗漱完畢後凱輕輕的對我說“BABY,你想吃東西嗎?”我搖搖頭,“我好困”凱用一條大浴巾包著我,把我輕輕放在臥室的床上,哇,好幾天沒睡床了,在柔軟的床上好舒服啊,“BABY,要我陪你嗎?”“要!”我說著便摟住了他的脖子,在他懷裏我很快就睡著了。

當我睜開眼時,凱和在我睡著之前一樣抱著我,看著他帥氣的臉,我就好激動,我吻著他的胸肌、他的乳頭、我的小弟弟一會兒就硬的不行了,我示意凱做我,可他說“BAYE,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下,先起來吃些東西,明天是最後一天了,我想和你做一天的愛!”凱說這些話時眼裏帶著一種我捉摸不透的神情,這時我真的感到很餓,倚偎在他懷裏,我吃了很多東西,吃完後,他像寶貝似的抱著我,又將我扔到床上,“你前幾天太累了,今天呆在床上好好休息吧!”

他沖著著迷人的一笑,“凱,那你陪著我,好嗎?”他馬上騎到了我身上將我壓在床上喘不過氣來,我的確很虛弱,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他抱著我,用濕潤的嘴唇輕吻著我全身,在他幸福的親吻中我又進入了夢鄉……再次醒來已是第二天了,也是最後一天!和平常一樣流漱過後,凱將我抱到床上,他讓好平躺著,他的雙手把我的雙手按在床上,他俯下身來,從我的小肚開始吻起,一點點的朝上,他把我的乳頭含在嘴裏,在充分親吻後,他用牙齒輕咬著我的小乳頭,這讓我不由的興奮起來,忽然他在我乳頭上撕咬起來,“啊,啊,”我呻吟起來,同時扭動著身子,我的雙手那他的雙手按著,我只好忍受著他給我帶來的快感,他接著往上吻,在我的脖頸處又是一陣撕咬,最後他的唇壓在了我微微張開的唇上,就這樣長時間壓著不動,我呼吸著他口裏傳來的熱氣,壓抑的快感讓我心跳加速!他慢慢的將他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唇,開始是輕柔的舔著我嘴唇內部,到後來他的舌頭不安份了,在我嘴裏一陣又一陣的狂攪,那感覺讓我天眩地轉!他放開了我的嘴唇,坐了起來,舉起我的雙腿,我渴望又害怕的事就要來了,我激動又興奮的望著他,他一臉沉靜的神情,在我肛門處塗了比平時多幾倍的潤滑劑,又在他碩大的陽具上塗了很多,他深情的望著我的眼睛,一點點慢慢的進入我身體,沒有一點的疼痛,只有充實飽滿的感受,“唔,凱,好舒服,唔……”我快樂的呻吟著,凱開始在我體內抽插,開始是慢慢的,小頻率的,後來越來越快,頻率越來越大,我禁不住的一陣狂呻,他一次次的衝擊著我,讓我覺得渾身發熱發亮,一陣急速抽送後,他射在了我體內,他並沒有出來,只是俯下身和我親吻一會,他的小弟弟在我體內又硬了起來,接著又是一場驚心動魄的體驗,直到第三次射在我體內後,他才從我身體裏出來,他整個人壓在我身上,我盡情的感受著他的體溫,他的心跳,迷亂著,我閉著眼睛任我的手在他俊美的身體上滑過,他在小事休息後,又開始了對我的進攻,這次他將我身邊翻過去,背對著他,他一次次對我猛烈的的刺激讓我雲裏霧裏,在他每一次休息後,他就會變換一種姿勢,後來他居然使用了一種我從來沒試過的姿勢,他讓我兩手撐著地倒立著,他手提著我的兩腿,他自己的雙腿跨過我的跨部,我肛門朝上,他就這樣站著彎下腰去操我,直到我支援不住為止,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總共射了七八次.FAYE在煽情的唱著“我只要你誘惑,我只要你愛我,我不再問什麼……”凱在床上喘著粗氣“BABY,你想要我嗎?”“我?”我一時沒聽明白他話的意思,“你想做我嗎?”他朝我笑,“這個,我,我沒試過啊!”“要不要試一次?我也沒讓人做過後面,讓你試試!”說著他自己拿過潤滑劑在他肛門處塗了很多,他又幫我在我的小弟弟上塗了很多,我的小弟弟梆梆硬,他跪倒在床上,屁股朝著我,“BABY,這個姿勢對你會容易些”“我舉起小弟弟朝他的肛門插去,哇,好緊!雖說塗了那麼多潤滑劑,可能是他的後面從未被別人進過,也可能是我沒經驗,我怎麼也插不進去,“BABY,用力點,使勁用力!”我又一次使勁的向他插去“噢~啊~”隨著凱的呻吟,我知道我插進去了,凱的洞真的好緊,夾的我的小弟弟好爽!我於是開始大力的抽插,他輕輕的呻吟聲讓我更加熱血沸騰,一陣抽送後,我感到我要射了,“唔,凱”我叫著,一股股熱浪沖向了凱的身體深處!……

我們筋疲力盡的擁在床上,誰都沒說一句話,只有FAYE在動情的唱著“有一個人,曾讓我知道,寄生于世上,原是那麼好,他的一雙臂彎,令我沒苦惱,他使好自豪……”,好久,凱突然說“BABY,其實我今天晚上就得走,呵,也許是天意,今天也到你陪我的最後一天了,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你為我忍受的我會記住的,如果以後有機會我會補償給你的!”我不知道說什麼,只是緊緊的摟著他,“來又如風,離又如風,或世事通通不過是場空,來又如風,離又如風,或我亦不應再這般心痛,但我不過,是人非夢,總有些真笑,亦有真痛……”FAYE的如風此時飄過我的耳朵竟讓我如此的難過!……

終於要走了,凱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因為他也要離開這座房子了,“BABY,你那身衣服送給我,好嗎?”“嗯,”我心情很低落,不知還要怎麼說,凱為我穿上一條黑色的低腰牛仔褲,一個帶馬夾前沿的緊身白T恤,他自己則穿的比較正規,夏天,他穿了一套西服,戴上了墨鏡,只是他今天沒有戴一件銀飾,我們上了車,此時他只是面無表情的開著車,車裏只有FAYE的歌聲飄出“還記得當天旅館的門牌,……”“BABY,我不知道送你去哪里,我是在灑巴里遇到的你,我再送你去那裏吧”……車停在了灑巴門口,“BABY,你拿著這個,我送給你的。”凱將一隻皮箱遞給我,他摟著我的脖子在一陣狂熱的吻後,他放開了我,“你走吧,我也要走了!”說這話時,我分明看到淚從他墨鏡下流出,我拎著皮箱下了車,他的車馬上揚長而去,“明日天地,仿佛也想不起自己,……”FAYE的聲音也隨之而去。

此時才是剛晚上七點,酒巴還沒正式開,我叫過來一輛TAXE,“您去哪?”“X大!”
不多時候就到了我們學校門口,可我不想進去,明天是報到的時間,今天同學肯定差不多都回來了,此時的我不想加入到他的的喧鬧中去,我下了車沿著馬路走,我進了一家小客館,要了間房,只想清靜一下,進了房我打開了凱給我的箱子,我愣住了,首先我看見的是一個大盒裏裝著他全套的銀飾,怪不得今天他沒戴一件!他將他最美麗的東西送給了我做紀念。還有一個黑袋子,裏面一疊一疊的,我知道是什麼,但是我現在對這些錢提不起興趣,我只是將凱的銀飾一件件的拿在手裏端詳著,撫摸著……

(其實故事到這裏已經不是激情了,只不過我想把它說完)
後記:
我搬出了宿舍,在外面一個人住,我還在聽FAYE的歌,聽著她在人間裏唱“天大地大,如果真值得歌頌,也是因為有你,才會變的鬧哄哄……”。

再後來,在新聞報導中我知道了凱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那天我去在左耳上紮了三個耳洞,其實不管對我自己來說,還是對於別人來說,我都該去恨他的,可是我做不到,我對他的感覺還是“呼吸是你的臉,,你曲線在蔓延,……我擱淺,我卻要繼續冒險……”。
幾年過去了,我已經沒有了性趣,我也去酒巴,但已沒人讓我心動了,或許是現實中的肉身太不完美,或者說凱是在我心中是最完美的了,別人跟他比起來都有缺陷。每次去灑巴我都戴著他的銀飾,“彼岸沒有燈塔,我依然張望著,……他來,我對自己說,我不害怕,我很愛他,”FAYE這樣唱著,只是我的他不會再來了,在FAYE的歌聲中,我已是淚浪滿面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