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劍天使(Excalibur Angels)


飛燕小屋 銀劍天使 第77章:風月無邊 - yam天空部落


銀劍天使(Excalibur Angels)








第七十七章 風月無邊








【風月城 城主官邸】





凱拉爾皇曆一七九三年,五月二十日。





「可惜沒能練就『不開口就能講話』的神奇本領,不然莎拉還真想把自己的嘴巴也堵起來。」

看著鋪設在床上的各種穿戴式SM性奴裝備,全身只留下位於脖子上面的M字項圈,除此之外一絲不掛的風月城新任城主-莎拉忍不住苦笑,看著坐在旁邊沙發上,為了稍後即將陪同自己出席就任後首次召開的政務會議,而特地盛裝現身的蕾琵雅。「主人,莎拉能不能....」

「我知道妳想要什麼,只是現在不行~妳是新任城主,應該有點城主的樣子囉。」

蕾琵雅微笑著搖了搖頭,接著從沙發上站起身來,走向莎拉面前。「而且,妳既然選擇在衣裙底下穿上貞操帶,我總要在妳旁邊幫忙撐場面才行吧。」

「主人,其實莎拉更想什麼都不穿,就這樣光溜溜地出去開會。」

莎拉忍不住癟了癟嘴,但還是乖乖地接過蕾琵雅遞給自己的,內側附上肛栓與陰栓的黑色T字型貞操帶並開始穿上身。「而且,莎拉好想讓他們看個清楚,主人使用肉棒盡情操幹莎拉肉穴的模樣呢。」

「妳給我正經一點,小妓女。我可不想因為讓妳的妄想獲得實現,而害得自己提早人頭落地。」

蕾琵雅笑著扣起手指頭,輕輕彈了一記莎拉的鼻尖。「快點換好衣服,讓他們等久了可不行。」

「是~」





【風月城政務廳】





「各位早安,我是從今天開始正式接受皇命就任的風月城新任城主,莎拉˙斯畢爾女爵。」

出現在列席官員,和以銀杏、疾風為首席代表的聖劍騎士團團員面前的,是身上除了一套代替內衣穿上身的黑色貞操帶以外,只穿了一件露出胸口兩顆豐滿上半球的黑色絲織馬甲長裙,白皙的雙手戴著繡有蕾絲花邊的黑色薄紗長筒手套,踩著黑色漆皮高跟鞋與長筒大腿襪,以頸項上的M字黑色項圈當作唯一的首飾,於蕾琵雅的親自伴隨之下正式現身的莎拉。「由於本城的前任城主-弗利德里希˙萊特曼侯爵在任內不幸因病猝逝,因此從今天開始,接受女皇陛下任命的我就是各位的城主。....」





「要不是妳觀察入微,我還真難想像莎拉現在只是硬撐著而已。」

在莎拉與城內的官員們討論行政事務改革的同時,銀杏微笑看著坐在身邊的疾風。「換作是妳的話,應該也撐不了這麼久吧?」

「公主殿下,別說是我,可能連您自己都撐不住呢。」

疾風微微一笑。「不過我在想,這應該也是莎拉自己的選擇,藉以回應主人心意的方式吧。」

「也是啦,那天光是由莉她們使用玩具就夠讓我大呼小叫個沒完,別忘了再加上妳身上的『鉤鐮槍』。」

銀杏忍不住吃吃笑著。「體驗過主人的棒子之後,感覺還不賴吧?」

「如果要我用四個字來形容,我想『毫無遺憾』應該最適合。」

疾風露出一個微笑。「說起來,我現在倒是十分羨慕女皇陛下,以及您和參謀兩位主人的『正妻』。因為妳們可以藉由接受主人給予的『灌溉』,用自己的身體來替主人生孩子。」

「妳想要的話要不要預約報名,到時候我再來幫你安排?」

「不用啦,我可不想到時候頂著大肚子四處跑來跑去辦案,還得被不知情的傢伙們問個沒完。」

疾風笑了笑,以一個輕輕搖頭婉拒了銀杏的提議。「雖然很感謝您的好意,不過我暫時沒這打算。」

「是喔,那還真可惜。」

「公主殿下這話就不對了,畢竟總要有幾個手腳俐落的夥伴,屆時可以隨時幫助懷孕的妳們處理生活起居嘛。如果說是這樣的工作的話,我倒是很樂意助各位一臂之力。」

疾風再次露出一個微笑。「況且,從成為『最後的夜天之主』的那個時刻起,我這身和『夜天之書』已經無法分離的肉體,早就註定永遠沒辦法像妳們一樣體驗『孕育新生命』的喜悅了。」





【同日下午 風月城城主官邸 花園草坪】





「....除了我們在皇都救出的那些倖存者以外,這裡還有『美女牧場』的受害者?」

「是,主人。」

於會議之後就一路跟著蕾琵雅的莎拉,在回答問題的時候站穩腳步,將握著右手的左手放在身前。「雖然透過八神搜查官和公主殿下的幫助,讓受困的她們得以被救援出來,但是....」

「但是?」

「經歷長期加諸肉體的痛苦折磨,僥倖存活至今的她們,現在已經完全像個會呼吸的人偶一樣,只會隨著命令作出相對的反應。」

莎拉看著轉過身來的蕾琵雅。「而根據搜查官在現場所找到的,一份名為『人體傢俱調整報告』的文件當中記載的內容指出,她們被下訂單的客戶於事前特別指定的調教項目,就是以所謂的『人體傢俱』作為整個調教流程的最終目標~並且早在八神搜查官援救之前,她們早已完成了所有的調教程序,只不過還沒運出去就被搜查官及時發現並攔阻下來。」

「客戶的....資料呢?」

「由於該位客戶係從皇都下訂單,因此八神搜查官昨晚已經將資料整理完成,並且傳達給在皇都待命出擊中的珍妮佛參謀,參謀預定今早立即稟報女皇陛下。」

莎拉低垂著頭,嘆了口氣。「主人,莎拉有件事情想請求您能同意。」

「讓我猜猜,妳想將她們收養在這所宅邸裡面,讓她們忠實地執行『傢俱』的工作?」

「呃....是,主人。」

在蕾琵雅直視自己的眼神中,莎拉終於再次抬起頭面對蕾琵雅。「雖然莎拉也知道,這樣的請求可能會惹您生氣,只是、只是....」





再度轉身望向遠處的花園造景許久,蕾琵雅突然提出了另一個莎拉事先沒預料到的問題。

「倖存者有多少?」

「咦?」

「被妳們救出的倖存者,總共有多少人?」

「呃,是....大約十餘名的女性,年紀約在十八到二十歲左右,無論姿色和身材都有一定水準。」

對於並沒有因為自己突然提出的請求感到任何不悅、反而卻只關心起倖存者人數的蕾琵雅,莎拉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疑問的表情。「主人,您對於莎拉的想法....?」

「我說過了,莎拉,妳現在是風月城城主。所以妳覺得怎麼樣對她們最好,就照妳的想法去做。」

蕾琵雅露齒一笑,於來到莎拉面前站定之後,才伸出右手輕搭她的肩膀。「雖然說妳的主人我愛看女孩子們被綑綁起手腳與身體的模樣,但也並不喜歡把好好的女孩子當成沒有生命的傢俱來折騰。不過話說回來,我也不可能常常來找妳重溫舊夢。所以呢,我就允許妳用妳提議的方式對待她們~但是相對地,妳也要肩負起照顧她們的責任,至少讓她們健康地走完剩餘的人生。」

「遵命,主人。莎拉必定會讓她們保持健康,以期待您再次來訪的時候可以親身體驗。」

「還是留給妳自己用吧~趁著距離慶祝晚宴還有些時間,先帶我去看看她們的狀況。」

「是!主人,這邊請。」





【風月城主官邸地下室】





「....報告主人,這些就是被救出的『人體傢俱』。」

順著莎拉的右手所攤開的方向,在蕾琵雅眼前出現了十數名清一色裸露身體,眼神呆滯的臉上都加上打了洞的咬球口轡,採取了各不相同的姿態與拘束方式,如同沒有生命的傢俱一樣擺出各種姿勢,隱約可見到胸腹正平順地隨著呼吸徐緩起伏的女性。





「嗚哇~大嫂要是有機會看到這些活生生的『傢俱』出現在眼前的話,她不樂翻了天才怪呢。」

跟著莎拉與蕾琵雅進入地下室的幾個女性其中一人-「告死天使」麒麟即使看過無數稀奇古怪的事情發生在眼前,也對於現在當真出現在這裡的這群「會呼吸的傢俱」忍不住咋舌。「不過,看起來數量還不少耶....我蠻擔心莎拉城主到時候能不能照顧得過來。」

「不提別的,光是處理這些還有著『本能』的『傢俱』的日常廢棄物就很麻煩。」

站在蕾琵雅身邊的銀杏說著,轉頭看了蕾琵雅一眼。「除非透過某種方法,可以將她們的『排泄物』轉化為支撐身體動能的『能量』,否則的話....」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必須考慮到的重要問題,殿下~儘管她們現在雖然都是『傢俱』沒錯,可是畢竟都同樣還是個『人』,維持相同的姿勢時間過長的話,她們的身體也會產生疲累。」

疾風笑了笑,指出了另一個問題。「若沒有透過適度的休息,藉以讓她們伸展肢體、調節體力的話,恐怕沒過幾天之後,她們的身體狀況就會惡劣到無法適任這樣吃重的工作了。」

「所以我一直覺得,這種考驗極限的玩法也只有少數人玩得起來。」

蕾琵雅苦笑著皺起眉頭的同時,兩個顏色各不相同的傳送魔法陣隨著她舉起的右手出現在身前。「席爾薇雅,安妮塔,妳們覺得如何?」





「這問題對於主人和各位小姐或許很頭痛,但是對於奴兒姐妹來說只算小意思。」

以半跪的姿態出現在金色魔法陣中的席爾薇雅輕聲嬌笑,保持著半跪的姿態抬起頭來。「奴兒剛剛奉主人的意旨,已經在各位『人體傢俱』小姐上面施加了點小玩意:徹底改變體內型態的『惡魔之種』,以及與之對應的『天使之聲』。」

「『天使之聲』?」蕾琵雅問道。

「正如同奴兒使用的『惡魔之種』,是以傳說中的『七大罪』作為改造肉體力量的根源,席爾薇雅姊姊使用的『天使之聲』,則是以『七大美德』為動力,來改造目標的精神層面。」

以同樣姿勢出現在銀色魔法陣中的安妮塔接著抬起頭來,向蕾琵雅和眾女露出微笑。「為了讓這些已經成為永久『人體傢俱』的小姐們,不至於因為這段時間漫長的煎熬,而使得傷痕累累的身體更加陷入崩壞狀態,導致受到『惡魔之種』影響而徹底淪入魔化,席爾薇雅姊姊在稍早對她們使用『天使之聲』的時候,特別選擇了過往被書籍記載過的,知名的聖人們必定被信徒稱頌過無數次的美德:『獻身』-賦予在她們的身上。」





安妮塔停頓了一下,向眾人說清楚席爾薇雅的「天使之聲」的使用結果。

「藉由『天使之聲』的導引,席爾薇雅姊姊總算得以讓原本因為調教而封閉住內心、拒絕與外界有任何溝通的她們,由於將自己『獻身』在『服務人群』的『偉大工作』的想法刻印在潛意識當中,而逐漸感受到來自精神層面的充實與滿足感,藉此產生足以永續支撐肉體的力量。」

「....怪不得在共和國境內會有滿街跑的神棍,以及因為他們而盲目地『獻身』的信徒。」

從跟著蕾琵雅進入這裡開始,就一直沒開口的珍妮特在苦笑說出這句感想之後,銀杏等人的第一個反應卻是被逗得哈哈大笑。「認真說起來,我還真的想過要邀請席爾薇雅女神抽空去一趟蓋斯特,好讓她當著這些拿各種手法矇騙信徒歛財的傢伙們面前,展現出真正的神蹟呢。」

「這是不可能的,神蹟可不是您說想看到,就會出現在眼前的啊,珍妮特小姐。而且如果有這麼方便的話,也不會被叫作『神蹟』~『神的奇蹟』了吧。」

席爾薇雅忍不住笑著搖搖頭。「您應該很清楚:奴兒雖然是發過重誓,將會一直跟隨主人、隨時接受主人召喚驅使的女神愛奴,可是奴兒也還擁有自己身為神族的自尊與堅持。而且,即使奴兒真的動念想去蓋斯特展現神蹟,恐怕主人都還不見得會同意。」

「我確實並不會同意讓席爾薇雅就這樣隨便出手展現神蹟,不過原因卻不僅只是如此。」

蕾琵雅保持著微笑,以接下來的這句話結束了眾人的討論話題。「因為,那個指定將這些本應享有自己人生的女孩捕捉、並折騰成永遠無法恢復正常的模樣之後,現在卻還依然當沒事一樣地逍遙法外中的罪魁禍首,還沒有在我『銀劍天使』的面前付出應受的慘痛代價!」





【凱拉爾皇城 密斯里魯宅邸】





五天之後,五月二十五日傍晚。





「....眉塢?」

「是的,學姊。」

在金萱女皇第一次親自前來參加的聖劍騎士團「睡衣會議」上面,率先起身的珍妮佛說著,向對於這個超陌生的地點有著滿肚子問號的蕾琵雅輕輕點頭。「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大半對於這個地方應該連名字都沒聽說過,但是各位卻可能聽說過這個名字~他也是參與建立這座所謂的『夢幻城堡』的其中一個贊助者,也是一年前主導發動『一日政變』,意圖想要取代女皇陛下繼位稱帝,最後卻被直闖本陣的學姊親自摘下人頭公開示眾的叛黨首謀....安德魯˙凱拉爾親王。」

「什麼?!」

「又是這個老早就人頭落地的蠢蛋?!」

「這頭死豬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這座眉塢城的管理者,就是安德魯親王生前的親信部屬之一:蓋達城的前政務官,法特˙董。」

等到眾女此起彼落的譁然聲音,經由蕾琵雅的手勢壓制而暫時安靜下來之後,珍妮佛才又繼續解釋。「根據我稍早請垂死先生調查之後獲得的情報,擁有此地永久管理權的法特基本上人如其名,是個身材極為肥胖,遠望就像一座移動的山丘般十分顯目的中年男性。而事實上,這處號稱『男人的夢想鄉』的眉塢城,也只有擔任終身管理職務的法特是正常的男性。會這樣的主因是....」





「....因為城內的其他女性住民,都是以法特所說的『眉塢肉奴』身分屈辱地居住在此。」

這個蕾琵雅已經許久沒聽見的熟悉聲音,讓所有人的目光頓時投向門口~出現在門口的,卻是背後擁有一對純白羽翼,火紅色的長髮盤在腦後紮起圓髻,身上則是穿著一襲貼身的紅金雙色旗袍,踩著紅色高跟鞋的翼人王國儲君,也是統領翼人軍隊的「六星上將」之一:「烈火公主」芙蕾雅˙菲妮克絲。「法特為了要建立並穩固自己獨佔這些女性的使用權,不惜連用來看守她們的男性衛兵也施以酷刑,使得他們不僅因此全部絕後,更藉此確保自己身為『城內唯一男性』的地位。」

「芙蕾,妳之前不是回國襄助妳媽處理國內政務,怎麼又跑來凱拉爾?」蕾琵雅忍不住問道。

「團長妳可真是貴人多忘事,我們『六星上將』也算是『聖劍騎士團』的團員啊。」

芙蕾雅笑了笑,隨即進入房間來到蕾琵雅與金萱面前,接著以半跪右膝的姿態向金萱行禮。「芙蕾雅參見女皇陛下、團長,奉我國萊茵女皇陛下聖旨:芙蕾雅將於今日起算的一年時間當中,以我國駐凱拉爾外交官、聖劍騎士團團員的身分居留此地,尚望陛下批准。」





「蕾兒,看來妳也擁有一群不僅容貌不輸法特的『眉塢肉奴』,實力十分強大的後宮娘娘了嘛。」

心裡也很清楚芙蕾雅來此的主因,並不只是外交方面的正式派令而已,臉上露出微笑表示理解的金萱女皇輕輕點頭,接著忍不住就取笑起頓時滿臉通紅的蕾琵雅,場內瀰漫的嚴肅氣氛,也因為金萱的這句話頓時輕鬆不少。「芙蕾,朕在此代表凱拉爾帝國十分感謝萊茵女皇陛下的好意,也期望未來妳能與公爵閣下共同肩負起兩國間的橋樑,讓我們兩國間的邦誼得以更加鞏固。當然朕更希望,妳能夠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一樣。」

「是,芙蕾雅遵命!」

「金萱姊,官式的外交辭令就留著以後有時間再來琢磨吧。」

蕾琵雅苦笑著,但是卻透過這句話對芙蕾雅的暗示,指出金萱女皇在眾女之間的另一個地位。「芙蕾,對於這處『夢想鄉』的情報,妳還有沒有要補充的?」





「這處無論外部設計或是內部結構均十分精密的特殊堡壘,即使在周圍道路被斷絕的情形下,城內儲備的足夠糧食與飲水,經過初步計算,至少可以維持內部居民正常生活超過兩年以上。」

芙蕾雅此話一出,就讓在場的眾女們忍不住發出了表示驚訝的咋舌聲。「不過,與其說是所謂的『男人的理想鄉』,從我個人的觀點來評價的話,我倒是覺得這座眉塢城,比較像是設計用來給法特拿這些女奴大玩『角色扮演』之用的『舞台』吧。」

「正如同芙蕾雅公主所說的一樣,這個地方的另一個別名就是『羞恥都市』。」

珍妮佛也輕輕點頭,接著芙蕾雅的話語說道:「先前學姊在風月城及時攔阻下來、並且交給莎拉城主代為照料日後起居的十餘名『人體傢俱』,就是法特向『美女牧場』指定的新商品。而且....」

「而且根據我們先前破獲『美女牧場』所獲得的資料比對,法特過去似乎也有過將某些仍然帶有反抗意識的女奴們丟給『美女牧場』斷除肢體之後,再將這些完全失去自理生活能力的『人肉娃娃』回收到眉塢城內,繼續施以各類重度凌虐的手段,直到其不堪長期受虐而喪失生命。」

坐在銀杏身邊的疾風,這時候也緊接著站起身來。「這些所謂的『女畜』或是『人體傢俱』當中,有部份是過去曾經拒絕過法特追求、不久後卻莫名『人間蒸發』的女性,也有些是過去因為反對安德魯親王而獲罪被殺的無辜人士所留下的家眷,於失去了家庭支柱後,就被法特以『抄家』為手段非法接收,終身成為『眉塢女奴』。」





「當然,目前各位所聽到的這些重要情報,朕並沒有打算讓葛瑞絲王后或是瑪格麗特郡主知道。」

於開會之前就已經先聽過來自疾風和珍妮佛的報告,站起身來的金萱女皇接著說道:「畢竟安德魯親王早已因為發動叛亂未遂而伏法身亡,受到其牽連的王后和郡主母女,也已依法被剝除了一切原有的身分與禮遇,現在則是以蕾琵雅的『私有財產』身分,接受她的全權管理。

「雖然各位一定都知道『冤有頭,債有主』的道理,但是朕也想請各位能夠把這次的行動,作為是幫助她們母女解脫這樁歷史共罪的戰鬥。朕相信各位一定很清楚,現在同為密斯里魯家族『私家愛奴』的她們母女,並沒有和安德魯親王、法特在此樁事件上面有所共謀,或是抱持贊同的立場。而且關於她們過去盡力勸阻親王的詳實紀錄,各位也已經從公開的官方審判資料中有所得悉。」

停頓了片刻,金萱女皇繼續說道:「不過,只要類似法特這樣的傢伙還生存著的一天,朕每每想及可能還會有多少花樣年華的少女,將會因為法特的無窮慾望而淪落為終生不見天日的性奴隸,就忍不住為之心痛,同時更深切地感覺到自己有負民眾信賴。各位『聖劍騎士團』團員們,朕現在在此請各位凝聚起妳們的力量,用來協助朕最仰賴的『銀劍天使』蕾琵雅,把法特這頭變態的死肥豬打落地獄最深處,去和安德魯親王作伴!」

「那麼依照女皇陛下的聖旨,在場的各位『聖劍騎士團』團員們,準備明早出擊!」

蕾琵雅接著站起身來,下達出擊命令。「投注我們現在的所有力量,讓法特˙董確實付出因為自己凌辱女性的舉動而應該得到的、用命也賠不起的慘重代價!」

「是!」





【五月二十六日早晨 凱拉爾皇城城郊 眉塢】





「從我初步的目測觀察看來,這處『溫柔鄉』的城牆,至少有皇城城牆的三倍厚度。」

芙蕾雅遠眺矗立於前方的巨大灰色城寨-『眉塢』之後,忍不住轉頭看著率領「聖劍騎士團」待命出擊的蕾琵雅。「這種破規格的設計,根本挑明了是要....」

「嗯,無論是安德魯親王或是法特,都打算以這處據點作為自己的『藏嬌金屋』吧。」

蕾琵雅平靜地開口回應芙蕾雅的推測,但是眼神卻注意到城牆上隱藏著的無數機關防禦工事。「不過不管這城牆設計得再怎麼厚實,總會有脆弱的地方可以攻破。」

「如果是茱絲蒂娜或是我們家的千歌音,應該是會用硬碰硬的正攻法吧。」

芙蕾雅笑了笑。「所以妳打算讓她們使用法術集中轟炸,用集中火力把這堵城牆給打穿?」

「既然『傳說中的三大魔砲』因緣際會,再度聚首在『聖劍騎士團』,身為團長的我沒道理不用。」

蕾琵雅也忍不住笑了笑。「芙蕾,等到她們炸穿城牆之後,接下來就該是我們出場的時間囉。」

「當然。躲在那座城裡面的,某隻還不知道大禍臨頭的死肥豬,這下就要有大麻煩啦。」

芙蕾雅露出微笑。「就讓我欣賞一下,四位『魔砲少女』的聯手出擊吧。」





【同時 眉塢遠處上空】





「這好像是我印象當中的第二次聯手出擊吧,旭日之心、雷光戰斧。」

身上穿著魔導騎士甲冑,手中分別握緊了自己專用的「天劍十字」和「夜天之書」,和統馭之力進入「心魂合體」狀態的疾風,似乎是回想起了關於從前某次合力戰鬥的記憶,當下以充滿懷念的語氣,開口問著分別握在銀杏和珍妮佛手中的魔導儀。「自從那個時候,我們共同聯手斷絕了那個『闇之書的黑暗』的戰鬥以來,對吧?」

『是的,疾風小姐。』

變成有著金色槍尖的「穹極」型態的羽凰隨即回應。『但是不管是這次加上麒麟小姐的共同作戰、或是我們以現在的最強型態聯手戰鬥,對我們來說卻都還是第一次。』

「瞧妳們兩個似乎已經開始在懷念過往了,害我這位『現任主人』都忍不住好奇地想知道雷光戰斧變成現在這樣之後,戰鬥能力到底多強了說。」

低頭看了一眼握在手中的金色巨劍~雷光戰斧˙雷舞聖劍(Riot Zamber),一身黑金雙色天使造型鎧甲的銀杏忍不住苦笑。「待會儘管使出你的全部力量喔,雷光戰斧。」

『是,主人。』

「....麒麟,由妳的攻擊先拉開序幕,沒問題吧?」

握著羽凰的珍妮特看著前方正好背對著自己等人,展開了白色雙翼的麒麟。





「誰先打都沒差啦,反正我們被分配的工作,就是用我們自己的大絕招幫蕾琵雅破門而已。」

麒麟笑了笑,讓自己舉起的右手順勢往外平揮的同時,在身前發動了和疾風一樣散發著強烈白光、不久之前才為了要引誘落入陷阱的某人自投羅網,而在皇都郊外的森林上空首度試驗使用,強度誇稱為「魔法要塞砲」的終極砲擊魔法:「真˙麒麟式裁之刃」的專用六芒星型魔法陣。「編號一號,『告死天使』麒麟˙霍夫曼,要出手~咯!」

「了解,請!」

「所有生命共同擁有的,天地之間的無形意志,請呼應我的召喚前來,於作惡多端者的身上降下制裁的刀刃!吼叫吧,『真˙麒麟式裁之刃』!!」

麒麟發出了這陣大喝之後,七道速度與威力均相當強的光束,隨即就從和自己身體大小差不多的大型魔法陣當中竄了出去,直接撞向前方的眉塢城牆。





儘管在連續七聲的轟然巨響與沖天而起的煙塵過後,厚實的眉塢外牆上,卻不出蕾琵雅和芙蕾雅的意料之外,僅只被挖出一個深達半個牆壁厚度的大洞,同時也造成城牆上的守衛們一陣騷動~但是,對於準備緊接著發動攻擊的另外三個人來說,已經有足夠的時間讓她們聯手展開破穿城牆的最後一擊了。

「該我們出手了,羽凰!」

『了解,主人。星煌三級模式,發動。「星光爆裂」,準備就緒。』

「....雷光戰斧!」

『遵命,主人。「雷牙烈霸」(Plasma Zamber Breaker),發動準備結束。』

「麻煩妳了,統馭之力!」

『隨時等候您的命令,吾主。「凌風天鷲」,準備完畢。』





「火力全開!」

珍妮佛高舉起握著「旭日之心」的左手,隨著號稱為「最後的壓軸王牌」,平常幾乎沒什麼使用機會的專用最終攻擊狀態「星煌模式˙第三級」(Blaster Mode 3)發動,而出現在身體週邊的五枚金色錐形浮游體,也在此同時於各自的尖端凝聚起粉紅色的魔力光球。「星光....爆裂~~~~!」

「雷光一閃!」

銀杏也在同時高舉起手中的雷舞聖劍,只見到體積十分巨大的魔法劍刃上面,正隨著周圍隱約響起的沉悶雷鳴,纏繞並迸發出無數的金色雷光。「雷牙....烈霸!!」

「降臨吧,白銀之風,化為淨化天地的羽箭。」

隨著左手上面展開的「夜天之書」迅速翻到某頁定位,舉起「天劍十字」的疾風也在身前發動了一大四小、合計共五個的白光圓型魔法陣,然後於疾風發動魔法攻擊的同時,「天劍十字」也在她的掌控之中用力揮下。「要上囉,統馭之力!凌風....天鷲!!」





對於在眉塢城牆上的守衛們來說,眨眼之間緊接著殺到眼前的三種三色魔法光束,不僅循著稍早之前來自麒麟率先出手打壞的外牆凹陷處的方向,以雷霆萬鈞的姿態直接朝著自己面前衝來,接著更帶來了好幾次程度不輸給強烈地震、就連站都無法站穩的天搖地動,以及濃密得頓時讓人伸手不見五指,再次沖天而起的大把強烈煙塵。

然而在挨了這四次挾帶著屬性不同的強大能量瞬間殺到、並狠狠地撞擊著牆面的魔法砲擊之後,即使厚度足足有皇城城牆三倍的眉塢外牆,頓時也如同紙糊一樣脆弱不堪,連同原本的一扇出入口大門在內的一小段城牆,就這樣被徹底地蒸發掉。





「蕾琵雅?」

「嗯。」

呼應芙蕾雅的聲音,同時拔出飛燕劍在手,展開白銀雙翼的蕾琵雅隨即翩然飛起,以聲調高亢的戰吼發出攻擊命令。「『聖劍騎士團』聽令:現在開始投入本團所有戰力,向眉塢展開總攻擊!在把城內的殘存守衛全數繳械、並且救出至今仍被拘禁的女奴們之後,就讓那頭死肥豬徹底後悔自己活在這個世界!」

「遵令!」





【眉塢城內 法特˙董宅邸】





「什麼?城牆被轟垮了一段?」

「....是、是的,現在不僅關在城內的女奴們紛紛呼應攻擊者的行動四處作亂,而且....」

「而且什麼,快說啊!」

正赤身露體地坐在由四個肌肉結實、透過粗牛皮繩把身體緊緊地綑綁在一起的裸女所組成的特製「人肉躺椅」上的法特˙董,露出了不耐的表情看著前來報告的守衛士兵。「還吞吞吐吐的,小心我連你的腦袋都當成小雞雞砍掉!」

「是、是!而且攻擊者的身分已經確定了....是去年於絕命丘陵斬殺親王殿下的『聖劍騎士團』!」

「聖劍騎士團....難道是那個『銀劍天使』蕾琵雅˙密斯里魯?靠著手中的怪劍砍殺無數敵人的『瘋婆子』?」

「既然閣下還記得我這只會砍人的『瘋婆子』,那麼應該也知道我是為了什麼理由而特地前來吧。」

「!」





留了滿臉落腮鬍、身材臃腫的法特和在場的士兵、以及被迫跪在旁邊的裸體少女們,順著這個聲音的方向往門口望去,卻發現在早已打開的大門口出現的數個人影。而這些人影的其中之一,就是緊握著手中的飛燕劍,在開口講話同時率先進入這所宅邸內的女性~她留著一頭造型清爽的銀色短髮,身穿銀色鎧甲,背後有一對收攏的白銀羽翼。

這個散發出濃烈殺氣的女性,就是正以冷冰冰的雙眼直盯著法特的豬臉的「銀劍天使」~蕾琵雅。





「前任蓋達城行政長官~法特˙董,本爵在此奉金萱女皇陛下親自頒佈的聖旨,要來取下掛在你脖子上的豬頭!」

似乎對於因為聽到這裡的騷動聲,而紛紛出現在法特週邊的宅邸守衛的存在視若無睹,蕾琵雅只是冷冷地舉起了手中緊握的飛燕劍,指向依舊坐在「人肉躺椅」上的法特。「至於不想陪著這個靠著壓榨女性而獲得的利益,吃得自己腦滿腸肥的死豬頭平白犧牲的其他人,通通給本爵退下!」

「哼,就算號稱『銀劍天使』的妳實力再怎麼強,也只是一介女流而已!」

法特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表示根本不在乎的神情。「這個世界上的所有女人,都只是為了要服從於男人而存在的,妳也不例外!」

「你到現在還在死抱著那種已經快腐爛的沙豬思想不放啊,法特?我們女人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最主要目的,可不是只有替男人服務這麼簡單而已....」

芙蕾雅也往前一步,亮出了手中握著的幻象劍。「不過,即使是真如你說的是『為男性提供服務』,要是每個女人所服務的對象,都是像你這種眼高於頂、刀劍加身還不知死活的死肥豬的話,那還不如到市場去買塊豆腐,然後自己一頭撞死算了。對吧,蕾琵雅?」

「妳....妳這鳥人又是什麼來頭?」

「根本就不用浪費寶貴時間,和這隻死到臨頭的死豬繼續囉唆什麼了吧,芙蕾雅。反正知道了我們的名字,他即使化成了鬼魂也無法對我們怎樣。」

緊接著出現在蕾琵雅與芙蕾雅身邊的第三個人影,卻讓原本不在乎的法特也微微吃了一驚:扛著依舊保持「雷舞聖劍」型態的雷光戰斧,身上則穿著貼身的黑金雙色鎧甲,隨著聲音直接出現在蕾琵雅身邊的黑髮女性,正是凱拉爾皇室第二號皇位繼承者~外號從過去的「死神公主」改為現在的「黑翼天使」,現正擔任聖劍騎士團副團長的銀杏公主。「不過我個人倒是對於一件事情有點興趣,法特閣下:看您這身胖得隨手一掐就可以掐出一大團肥肉的身材,應該是存了不少油水在裡面吧?我在想,如果有機會讓我在您的肚臍上面插一根燈蕊,然後順便點火當蠟燭燒的話,靠您這身肥油可以燒多久時間?」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