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淫妖

溫柔的淫妖


我和潔茜卡結婚時,她21歲,我34歲。我們一見鍾情,似乎我們在對方身上
幸運地發現了自己內心深處所藏的難以名狀的渴求。我們的關係——尤其是性,
非常奇異、濃烈而甜蜜,至少對於潔茜卡是如此。

我們住在紐約,我從雙親那裡繼承了大約5百萬美元的遺產,不必為錢勞碌,
生活悠閒逍遙。

潔茜卡對我有著極其強烈的吸引力,就像墮落的天使。她擁有綢鍛般的栗色
長發,魔鬼身材和天使面孔,聲音充滿誘惑。她的腳纖巧而圓潤,精心修剪的趾
甲上總是塗著淡紅的指甲油,喜歡穿各種漂亮性感的高跟鞋。

為了保持我對她的忠誠,潔茜卡給我套上了貞操帶。那是個金屬的小籠子,
正適合我小雞的尺碼。隔著籠子的縫隙可以觸摸到我的小鳥,但是它完全無法博
起到能夠高潮的程度。籠子上扣著把掛鎖,唯一的一把鑰匙掛在潔茜卡的項鍊上。
這是個小小的秘密,就藏在我的外衣底下。潔茜卡讓我一天24小時都戴著它,只
是偶爾在她折磨玩弄我的時候才拿下來。

每當想要讓我在獲得性釋放的邊緣掙扎時潔茜卡就拿掉它,隨後又讓我重歸
於極度的虛空和飢渴。事實上,讓我極度興奮然後又刻薄地剝奪高潮的惡作劇,
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我們婚姻的核心,也是潔茜卡獲得性樂趣的基礎。潔茜卡在外
面有許多情人,她隨心所欲地縱情聲色,事後時常讓我為她舔乾淨充滿她小穴的
情人的精液,這既是為了羞辱我,也是為了讓我知道她喜歡讓別的男人在她身上
得到宣洩。

作為丈夫,我的地位跟妻子不太平等。我得到的是性的禁錮。最讓潔茜卡愉
快的事情就是用新的方法折磨我,最基本的模式是把我帶到高潮的邊緣接著又拒
絕我。在她高興以後,就會非常溫柔地待我。從某種意義上講,潔茜卡深愛著我。
如果你碰巧看到了我們完事以後的樣子,你會覺得她是個溫柔體諒的妻子。非常
可憐,只有在被潔茜卡恣意地踐踏以後我才能得到這些。她內心深處似乎有種旺
盛的需求,她需要羞辱某個不會使她感到有威脅的可以愛也可以作賤的男人。潔
茜卡在情人那裡得到的只是性和身體上的過剩的滿足,能夠和我在一起是因為我
是她傾瀉內心深處某種慾望的渠道。用恰當的語言來表達,那就是,她找到了一
個能接受她的淩虐的傻瓜。她曾說被她逮到算我倒楣。是的,她可以隨意擺佈和
耍弄我,不管是什麼我都會夠吞下。

我覺得也許是前世欠了她的,或者我是鬼迷心竅。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會毫不
遲疑地離開她,而我卻癡迷於被她奴役。她帶給我的是無休止的痛苦和恥辱,也
許這正是她得以騎在我頭上作威作福的原因。不過,無論別人怎麼看,我還是覺
得自己很幸福的。

**********************

第一章溫柔的妖婦

 開始,事情並不是這樣。結婚以後潔茜卡的變化讓我覺得目眩。當我們還在
商量婚事的時候,潔茜卡告訴我她有個願望,希望我穿上一個貞操帶。她說她知
道很多男人傷害女人感情的事情,她不希望我那樣。她還說男人一旦得到了他們
想要的性滿足,就開始厭倦。她告訴我,如果我真的愛她就應該滿足她的願望,
她的願望就是從結婚之日起就讓我佩戴貞操帶,等三個月以後我們再做愛。潔茜
卡認為在我們做愛之前等上一段時間會有助於對婚姻的承諾和責任感。通過推遲
開始性生活並讓我一天24小時都戴著貞操帶,她才能相信我對她的忠誠和對婚姻
的負責。她說三個月的禁慾一定會提高我對她的慾望,當我們終於可以做愛的時
候,那一定非常熱烈,非常令人難忘。這些都有助於保證我們婚姻的聖潔。只是
多年以後我才知道,我們婚姻的聖潔只維持了兩個小時。

潔茜卡總是和她的密友瓦妮莎在一起,她們之間幾乎沒有秘密。瓦妮莎雖然
不如潔茜卡漂亮,但顯得更加冷艷而且非常輕佻。潔茜卡說她們倆討論過貞操帶
的事,告訴我她們一致認為這是個好想法。

儘管我覺得潔茜卡要我等上三個月的主意難以理解,我還是接受了,為了表
白我對她的尊重和愛戀。我想既然我要娶潔茜卡這麼一個我所見過的最性感的女
人,那麼等三個月雖然會很難熬,但終歸還是值得。

那段時間潔茜卡會時常打開它,讓我舒展一下。每當那時她會允許我用小雞
磨擦她濕滑的蜜窩。我們之間的差別在於,每次她都能夠得到高潮,而我則必須
忍住。潔茜卡常說『男人都縱慾過度。現在我控制你的高潮是在教你學會自我克
制,也讓你體驗單純的擁抱是多麼美妙。 』所以每次她都先讓我興奮起來,然後
又不許我釋放。我們發現在磨擦了潔茜卡的蜜窩以後要用冰袋才會讓我極度膨脹
的小雞和變了顏色的蛋平靜下來,隨後才能重新放進小籠子裡。在我回到小籠子
里以後,潔茜卡通常會靠手淫或者讓我為她口交來達到高潮。她說她達到高潮而
我必須忍受會使我們的性生活更加平等,因為女人的性生活通常少於男人,而且
我又比她多過了那麼多年的成人生活,這樣她高潮而我縮回去會讓我們處在比較
相等的水平上。我並不理解她說的這些,但只要是潔茜卡想要的,我都會滿心歡
喜的奉上。

那段日子裡潔茜卡對我非常溫柔,有種小鳥依人的感覺。尤其在每次挑逗/
拒絕結束她把我重新鎖上以後,她會特別溫柔。她會摟著我吻我的臉,然後說:
『我很抱歉這樣。看到你失望的樣子我心裡很不舒服。可憐的老公!不過三個月
很快就會過去,到那時候你想要我幾次就要我幾次想做多久就作多久!我保證,
這一切都值得。 』

三個月期限快到的前不久,在她挑逗然後拒絕我之後,潔茜卡非常溫柔地對
我說:『這麼長時間不讓你高潮,你生我氣了嗎? 』

 『沒有。我理解。另外,這才三個月,又不是永遠都不讓我高潮了! 』

 潔茜卡笑了。 『那可太殘忍了!想想看,永遠不許高潮!這太變態了。 』

『三個月,我可以等,如果這意味著以後我們就可以過正常性生活的話。 』

『當然,一到期限就可以,到那時我們可以搞上一整天,看你能要幾次!你
真的不生氣? 』

 『是的,不生氣。我相信你有你的道理。如果我知道哪件事情可以讓你高興,
那說什麼我也要做到。 』

我們邊聊潔茜卡邊撫弄自己的花瓣上方的小甜豆,直到高潮。

這樣的場面在我們新婚的最初三個月裡重複了許多次。潔茜卡對我非常溫柔,
她也顯得非常小鳥依人。儘管如此,『不許高潮』的誡律她卻從來沒有放鬆過。

 終於,我們約定的日期到了。我想我終於可以獲得自由,我們倆會在一個激
情之夜以後讓我們的婚姻更加牢固,我也終於可以從長時間的禁慾造成的脆弱裡
擺脫出來。

那天晚上潔茜卡非常性感,她穿著短短的黑色晚裝,和黑色的9釐米高跟鞋。
這就是潔茜卡許諾我的『初夜』,我期待著,幾乎渾身戰栗。

正當我們準備開始,電話鈴聲響了。是瓦妮莎。她告訴潔茜卡她們的某個姐
妹似乎遇到了什麼感情挫折,我只能耐心等待。我聽到潔茜卡談起我們今晚的儀
式,她的話讓頓時讓恐懼沿著我的脊樑傳遍全身。

『喔,瓦妮莎,我想听聽你的意見。你知道,今晚我要拿掉安德魯的小鐵籠,
好讓他可以跟我做愛,這是婚後第一次。我答應過安德魯,今天晚上允許他達到
三個月來的第一次高潮。不過,聽你說了道格欺騙凱莉的事以後,我覺得有點猶
豫。你覺得我應該讓安德魯跟我做愛讓他高潮,還是應該把這事再推遲一些? 』

 我感到難以置信。潔茜卡又想怎麼樣?潔茜卡還沒打完電話,我不太敢打擾
她。我希望瓦妮莎別出什麼餿主意,可是我聽說過她的為人。

 『抱歉,安德魯。 』潔茜卡終於放下了電話。 『你要再等九個月,然後我才
允許你做愛和高潮。瓦妮莎覺得,如果你開始跟我有了正常的性生活,你就不會
再珍惜我,然後就會想道格那樣背著我出去尋花問柳。她說我們應該等上一年看
看,到那時你是不是真的還對我忠誠。凱莉的事讓我很難過,我感到對婚姻很沒
把握。 』

 潔茜卡溫柔地親吻我的臉。

 『你能理解,對嗎?我這樣也是為了你好!我不讓你過性生活,不讓你有高
潮,這樣一年以後你就會更懂得欣賞我,對我們婚姻也更負責。生我氣了嗎? 』
潔茜卡用最嬌柔的聲調說。

『我沒生氣,不過我不完全理解。 』

我覺得自己徹底被壓垮了一樣,雙肩塌了下來。可是,我就是無法拒絕潔茜
卡。無論她想要怎樣,我都無法拒絕。跟她在一起我就像被施了魔法,全然無法
抗拒她的擺佈。

潔茜卡拉著我的手躺到床上,她開始按摩自己的小甜豆。看著美麗迷人的妻
子愛撫自己,我的小雞在籠子裡不聽話地脹得滿滿的。我把頭枕在潔茜卡的大腿
上,望著她用中指在陰蒂不斷的畫圓圈。潔茜卡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幾分鐘以後
她達到了長長的高潮。嬌羞的呻吟過後,潔茜卡停下手,安靜地躺著,享受高潮
的餘味。

 過了很久,她睜開雙眼。

 『你確實不生我的氣? 』

 『是的。我能理解你。 』

 『好極了。你真~是善解人意! 』潔茜卡咯咯地笑了。

 『可憐的老公。因為別的男人辜負了自己的妻子,他不能跟妻子做愛也不能
高潮,要等整整一年!可憐的丈夫。 』潔茜卡放肆地大笑。

 她不停地、溫存地親吻我的臉。 『沒什麼大不了的,再過大半年而已。等到
我們結婚一周年時,你可以跟我做愛,想做幾次就幾次想射幾次就幾次,想什麼
時候要就什麼時候要。可憐的老公,這次差一點就美夢成真,我本來想把你放出
來跟你做愛讓你痛快個夠。要不是瓦妮莎打電話過來……要是她晚一點打過來,
你此刻可能正趴在我身上,氣喘噓噓地把小弟弟插進我的B裡面。可是現在,你
慾火焚身,卻只能老老實實地躺在我身旁,小雞雞被鎖在鐵籠子裡。可憐的老公,
可憐的丈夫。 』

 潔茜卡笑著,像個天真小姑娘。她輕舔我的臉頰,我的下身立刻有了反應,
我感覺無比難熬。

 『你現在還那麼想要嗎? 』

 『是的,你知道的。 』

 『可憐!就差那麼一點點,運氣實在不佳。不過,也就是再推遲九個月而已,
所以事情也不是太糟糕。我覺得怪對不起你的。所以呢,我要給你些精神上的安
慰,我可以讓你親親我的屁股,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

 『喜歡,你知道的。 』

 『很好。 』

潔茜卡翻過身,跪在床上,高高撅起玉臀,我爬到她身後。她微微扭過頭來,
看著我親吻她的臀。一開始,我輕柔地親吻她的菊花,隨後我在那上面印滿了我
無限崇拜的深吻。潔茜卡邊讓我親她的肛門邊跟我說話。

 『可憐的老公!差點就得到高潮了!哦,沒什麼,反正總有下一次。我知道
那很難受,不過我喜歡看你失落的表情,這好像很不應該。 』

潔茜卡話裡羞辱的意味越來越濃,不動聲色地刺激我,我越來越忘情地吻舔
潔茜卡的肛門。在潔茜卡的羞辱中,我熱烈地諂媚地吮舔她小巧的粉色屁眼。

『我是說,我得承認,今晚非常好玩!最起碼對於我來說是這樣。這樣蠻好,
在整整一年零一天不能跟妻子做愛不能射精之後,你一定會特別欣賞我。你應該
感激我。三個月遠遠不夠,同意嗎親愛的?你不覺得這更好嗎,等上一年而不是
三個月? 』

我的嘴暫時告別潔茜卡的肛門,『是的,我想大概是這樣吧。我相信等到一
年會更好。 』我迅速地重新把嘴放回潔茜卡的屁眼上。

 『我真~高興你跟我意見一致!你想,至少你還能常常舔我的屁眼。其他的
丈夫可以隨時和妻子做愛,而你擁有無數的舔妻子屁眼的機會!有些人總是那麼
走運! 』潔茜卡大笑起來。

我的臉在潔茜卡的玉臀下麵又度過了美好的幾秒鐘,潔茜卡用手背把我的頭
拂開,翻身躺下。 『我累了。該睡覺了。 』潔茜卡用小姑娘的強調說道。

 『我根本就不累。 』我不太甘心。

 『可憐的小丈夫!我想被妻子拒絕不得不等上一年真的不會累。可是妻子剛
經歷過一次高潮!呣~,妻子累了。 』潔茜卡伸了個懶腰,『睡覺,睡覺。 』她
像孩子舔霜淇淋那樣舔了舔我的臉。

『可憐的小丈夫還要等九個月才能做愛。那將是一年沒高潮了!毫無疑問丈
夫肯定有點生氣。不過他生起氣來也就這小德性而已,可憐的小丈夫。那麼近,
可又那~麼那麼遙遠!不過他倒是舔到了妻子甜蜜的小屁眼,所以呢,他也不應
該覺得太傷心。僅僅九個月之後丈夫就可以跟美麗性感的妻子做愛,九個月而已!
嗯~。妻子是那~麼的性感,她值得丈夫等!妻子又不是永遠都不讓丈夫做愛了。
』潔茜卡嘻嘻笑著。

 『喔,好了,該睡覺了!晚安,小丈夫!只是九個月。 』潔茜卡吻了我的臉
頰,轉過身很快睡著了。整晚我都翻來覆去,難以入睡。

第二章難忘的紀念

九個月以後,是我盼望已久的結婚一周年紀念日。潔茜卡說,今晚開始我們
的婚姻將得到昇華。我的小弟弟被囚在牢中前後已經一年了,九個月來我依舊沒
有高潮。今晚是她許諾過的夜晚,我可以跟美麗性感的妻子做愛直到天亮。過去
的一年簡直像一個世紀那麼難熬。

這幾個月裡,我發現潔茜卡的個性和對待我的態度都發生了靜悄悄的變化。
剛結婚那段潔茜卡對我無比溫柔。雖然她從沒給過我任何性生活,但她對此顯得
很內疚,她也非常在意我的感受。

但是從三個月前那晚以後潔茜卡開始變了。儘管她還是經常溫柔地待我,但
她開始漸漸變得傲慢和頤指氣使。過去潔茜卡總是對禁錮我的性需求表示抱歉,
現在顯得卻越來越心安理得,彷彿理所當然。過去她挑逗和拒絕我是為了證實我
對她的迷戀,現在卻是為了玩弄我。現在潔茜卡總是輕侮地待我,嘲弄地說我那
正常的性需求非常愚蠢。沒次我表現出跟她做愛的願望,她總是很不耐煩。我感
到好像遇到了兩個潔茜卡:一個溫柔可人擔心傷害她的丈夫;另一個傲慢自負,
樂此不疲地用越來越傷人的方式羞辱、奚落、作賤我。

潔茜卡穿著透明的黑色睡衣——以前從沒見她穿過,腳上趿著黑色的高跟皮
拖鞋,嘴唇抹成暗紅色。她躺在床上,叫我脫光衣服,用手指喚我過去。我躺在
她身旁,她把我拉到自己身上,我的鳥籠緊貼著她的蜜窩。

『嗯,今晚是你的大喜日子,對嗎? 』

 我點點頭。

『真是歲月如梭,今晚將會讓你終生難忘!你準備好了嗎? 』

 『我準備了足足一年! 』

 『嗯,一點不錯。一年了,時間過得真快。哦,今晚我們的床將要見證些火
熱的性愛! 』潔茜卡臉上現出詭秘的微笑。

 『要不要打開我的鳥籠?我覺得等得太苦了。 』

 『著什麼急,親愛的。等了那麼久,再等一等也沒什麼呀。 』潔茜卡再次對
我神秘地微笑。她的舌尖輕輕撫弄我的臉——每當她想讓我興奮時都用這招。沒
過一會兒,我的臉上沾滿了潔茜卡的津液,我的小雞在籠子裡也脹得石頭一般堅
硬。我興奮極了。我知道稍等片刻我就能獲得自由,然後和惹火的妻子做愛,達
到結婚一年來的第一次高潮。我被完全地喚起了。

『現在可以打開籠子了嗎,求你。我想跟你做愛都快想死了。煎熬一整年,
我都快瘋了。 』

潔茜卡微笑著,舔了舔我的嘴唇。 『嗯,我思考了很多,安德魯,思考了很
多事情。有句話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聽說過嗎,安德魯? 』

 我點點頭。

 『事情是這樣的。我好像已經習慣了延期。我覺得開始喜歡上挑逗和拒絕你。
我很受用自己在我們彼此關係中處於高高在上的位置。我喜歡讓你處在性激動造
成的困境裡,喜歡讓你卑躬屈膝地企求舔我屁眼的可憐優待。我喜歡我身體的每
個地方都能讓你無比渴求。像這樣迫使你禁慾使我的身體變成了一件威力無比的
武器,然後我再用它來對付你。我喜歡只要舔舔你的臉就能讓你被慾望折磨得像
一灘爛泥。我還特別喜歡讓你興奮然後我又轉身睡覺時,你臉上的表情。而且,
你越久沒性愛,你臉上的表情也就越有觀賞價值。 』

『那麼……你在說什麼,潔茜卡? 』

 潔茜卡咯咯的笑了。 『我在說,今晚我原本就不打算把你從籠子裡放出來。
我在說,今晚我不打算讓你操我。我在說,今晚我不打算給你高潮。 』

 『可是你答應過我! 』

 『我知道,不過我改主意了。我從沒許諾過不改主意的! 』

 『可是……已經一年了。 』

『我知道,不過戲弄你以後再把你一腳踢開實在太好玩了!我喜歡在你身上
玩這種小遊戲。你是我的小丈夫,是我解悶開心的小玩具。什麼時候我感到不順
心了,我都可以挑逗你拒絕你,我想,無論我哪天過得多麼不好,你都會比我過
得更糟,因為你每時每刻都那麼不順心。我喜歡。用這種方式折磨你,我永遠都
不會感到厭煩!所以我才要繼續延期。好了,現在停下。我們權當剛才是在熱身。
整年都得不到性,現在你的飢渴肯定達到了新的水平耶,這對我非常刺激!我們
克服了那麼多困難才達到今天的境界,決不能半途而廢! 』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有高潮呢? 』

 『再過一年我就讓你高潮。就一年。完全不需要更長的時間,因為那無法想
像。到那時候我一定厭倦了這種遊戲。我敢肯定一定會厭煩再這樣對待你。所以
一年後你一定能得到高潮,我保證!僅僅一年,又不是永遠都不許你高潮! 』

 潔茜卡溫柔地舔舐著我的臉。 『現在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我們應該商量下。 』

 『是什麼事? 』

『嗯,雖然我時常達到高潮,而且,你知道,確實如此,通常一天兩次,但
是這遠遠不夠。我要做愛。我覺得我需要切實感受到男人的雞巴深深戳進我的身
體。我需要感受到男子漢的陽剛威力侵入我的深處,好讓我覺得自己更加陰柔。
我知道責任不在你身上,可是,我就是有這樣的感覺,我必須做愛。不過由於你
被鎖在籠子裡,所以沒辦法跟你做,不是嗎?因此,我決定從此以後要你知道,
我要跟其他男人上床。不過別擔心,這只是性行為,我不會動感情。我只是需要
被男人操,不間斷地被操。這樣我就用不著沒滋沒味地等待給你打開籠子那一天。
現在你明白了?我說的是找情人,就從今晚開始! 』

 『什麼? 』

『還記得剛才我說過我們的床今晚將要見證些火熱的性愛嗎?喔,我說的可
不是咱們倆,我說的是我和丹尼爾。他是我常去的那家健身房的教練,他棒極了,
我猜他能幹上一整夜!他10:00到這裡,然後我們要操上一個半小時。 』

 潔茜卡侮辱性地舔著我的臉。我一下就被喚起了。看到我這樣,潔茜卡嘻嘻
地笑了。

 『可憐的丈夫!今晚事情的發展跟你預想的不太一樣對嗎? 』

 我點點頭。 『你要讓別的男人跟你上床? 』

 『對啦。我要讓別的男人來操我。我要為別的男人張開我的雙腿,我要為他
張開我的B好讓他盡可能深地插進我身體裡面,我要讓別的男人用雞巴來填充我,
讓我感覺自己像個女人!我興奮極了!你的迷你型雞巴被鎖著,所以它對我毫無
用處。我需要真正的男子漢來操我。而且由於你的男性武器被我作賤得大大貶值,
所以我沒有選擇只好操別的男人。 』

 潔茜卡重又舔了舔我。

『今晚,我們婚姻中新的一章即將開始。從今晚開始我會時常和別的男人睡
覺,同時你卻越來越飢渴!從現在開始,我每個星期都會有性生活,你卻只能在
飢渴的煎熬裡掙扎。更有趣的是,越是看到你在飢渴的煎熬裡掙扎我就越會慾火
中燒,我越慾火中燒,就越會去操別的男人,我越是操別的男人你就越是會在飢
渴煎熬裡掙扎。這真是個邪惡的怪圈。 』

潔茜卡接著說道:『而且,鑑於我們的婚床向其他男人開放,我決定,把我
們的生活方式做些必要調整。 』潔茜卡從左手的無名指上摘下結婚戒指。

 『這東西讓一些男人望而卻步。所以,我看它只好回到我的首飾盒裡。你理
解嗎,親愛的丈夫? 』我點點頭。

 『很好。現在我們來做些準備,好讓你觀摩我和丹尼爾的性愛。 』潔茜卡帶
我走到壁櫥前,她打開門,要我跪在裡面,保持安靜。接著,她好像想起了什麼,
於是從一個抽屜裡找到一件東西,那是個口塞球。潔茜卡把它塞進我嘴裡緊緊勒
上。

『好啦,你就舒舒服服呆在裡面,不許造成任何響動。因為我可能會很久。
好啦,好好享受這幕活生生的A片吧。 』

潔茜卡俯身親了親我的臉頰,關上櫥門。黑暗頓時包圍了我。

雖然我看不見潔茜卡和丹尼爾,可是他們的聲音聽得非常真切。接下來的兩
個小時裡潔茜卡肆無忌憚地呻吟、快樂地尖叫。我的妻子和別的男人做愛的聲音
無休無止地折磨了我許久,最終他們終於平靜了。半小時以後,我聽見潔茜卡把
丹尼爾送出家門。

然後,潔茜卡馬上回來打開了櫥門。她回到床上,分開雙腿,向我勾了勾手
指,讓我躺在她身邊。看上去她更加性感了。

潔茜卡臉上洋溢著滿足的欣快,輕輕親吻我的臉。 『呣~,被丹尼爾操得真
舒服!他的雞巴那麼硬那麼大!和你那個迷你型的完全不同!他操我操得那麼深!
我又覺得自己是個女人了。 』

潔茜卡邊說邊舔我的臉頰和耳垂。

『你知道嗎,我剛剛悟出一些關於我們倆關係的道理。我不再覺得自己是你
的妻子。我覺得簡直像是你的保姆!這是真的,所以事情才會變成這樣。你的雞
巴太小,可能連小孩都比你的大。我覺得自己是欺負小孩的小保姆虐待狂。 』

 潔茜卡起身打開我的鐵籠。 『可憐的小東西!又要有一年得不到性生活了。
你一定感到非~常失落。 』

 『是的!難受極了。 』

 『可憐的小傢伙!嗯,我給你些補償吧。 』

潔茜卡彎下柔軟的腰肢,慢慢地嘬起艷紅的嘴唇湊近我的小雞。故意拖延了
片刻之後,潔茜卡噘起雙唇含住了我的龜頭,給了一個深深的吻。我的小雞變得
鐵一般硬。這個吻持續了差不多10秒鐘,我覺得自己幸福得就快暈過去了。突然,
潔茜卡停了下來。她轉身從床頭櫃裡翻出一個棒棒糖,急切地把它放進嘴裡。

 『哦,櫻桃味的!我最喜歡的口味。 』

 潔茜卡舉著棒棒糖又舔又吮。她平躺著,把我拉到她身上。

『竟然讓我找到了這東西,這太糟糕了。我剛想為你來一次火~熱的口交!
可是,我喜歡棒棒糖。我喜歡舔棒棒糖勝過喜歡舔你那個可憐的小雞巴!不過,
反正今晚也不是你的夜晚,我說的對嗎? 』

潔茜卡咯咯笑著,在我眼前不停地舔吮手裡的棒棒糖。我俯臥在她身上,硬
梆梆的小雞貼著她剛剛被別人插過的蜜窩。

『你的小雞巴又硬又小,它真可愛。我喜歡它,我隨時都能讓它為我硬起來,
然後哪兒也沒讓它去就讓它軟下去。它真~可愛。可愛的小雞巴你要去哪兒? 』

潔茜卡像個小姑娘那樣咯咯地笑著。 『可憐的小雞巴!整天鎖在它的籠子裡,
從來沒得到過宣洩,從來沒感受過妻子美味多汁的B。可憐的小雞巴! 』

潔茜卡輪流舔著棒棒糖和我的臉。 『你真窩囊,安德魯。瞧瞧你都讓我對你
乾了些什麼!你真該為自己感到害臊!你的妻子在你們的臥室裡,在你的面前跟
其他男人上床,然後她又剝奪你的高潮,只輕輕親了你的小雞巴10秒鐘!告訴我
你是那種男人?嗯? 』

『可是我一切都是照你的吩咐做的! 』

『就是這一點讓我很厭煩,安德魯。你簡直窩囊透了,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
什麼。 』

 『明年你會准許我高潮嗎? 』我怯怯地問。

 『嗯~,說不准,我猜會吧。真沒意思。我實際上不再是你的妻子,我是你
的小阿姨。 』

潔茜卡吃完棒棒糖,起身把小鐵籠罩在我的小雞上鎖好。她像舔霜淇淋舔舐
我的臉,說話的語氣活像個小姑娘的兒語。

 『可憐的窩囊廢!結婚以後從沒高潮過!你的小雞巴感到難熬嗎? 』

 『是的,難受極了。 』

 『可憐的小雞巴!從來就沒舒服過!現在丈夫對漂亮的妻子生氣了嗎? 』

 『我不會生你的氣,我理解你。 』

 『哇,真的假的?妻子最喜歡折磨丈夫了。妻子從現在開始要經常跟別的男
人上床了,丈夫生氣了嗎? 』

 『沒有,我理解。 』

 『真好!妻子喜歡把丈夫藏在壁櫥裡看她跟別的男人做愛。丈夫將會看到很
~多男人來操自己的妻子。丈夫的蛋是不是感到有些疼? 』

 『是的,又酸又脹! 』

 『真可憐!妻子喜歡讓丈夫的蛋漲痛!丈夫的蛋裡面充滿了為妻子產生的漿
糊,可是妻子只是喜歡讓丈夫的蛋繼續腫脹疼痛!可憐的小蛋蛋領受到的只有疼,
這就是它們唯一的任務!可憐的小蛋蛋! 』

 潔茜卡像拖地板那樣舔我的臉。

『可憐的小丈夫今晚甚至連妻子的屁眼都還沒舔到! 』

 『是。 』

 『是的。今晚丈夫什麼也沒有!不過到了明年,丈夫就可以解放了!只須再
等一年。丈夫愛妻子嗎? 』

『愛,你知道我愛你,愛得五體投地。妻子愛丈夫嗎? 』

 『妻子愛耍丈夫!妻子愛傷害丈夫!妻子愛挑逗然後拒絕丈夫! 』

 『噢……』

 『好啦,我累極了!該睡覺了。作個好夢! 』

潔茜卡最後舔了我一次,然後翻了個身,睡了。第三章綠帽子

『今晚我要和保羅做愛,我要你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為了保羅。 』潔茜
卡容光煥發。潔茜卡有很多情人,每星期她都要和其中的3、4個上床,保羅是
最稱她心願的一個。他是個成功的商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潔茜卡幾個月前才
認識他,現在他們有規律地約會,而且越來越頻繁。他知道我們的婚姻狀況,曾
說這非常有趣。

 『我要洗澡了。 』潔茜卡說道。在潔茜卡和情人幽會之前,我們通常要進行
些準備。我伺候她洗澡,幫她妝扮,如果她決定在我們的臥室裡跟他們做愛,潔
茜卡會幫我穿上些羞辱的服飾。

潔茜卡泡在充滿泡沫的浴缸裡,遞給我一塊海綿,我的責任是幫她搓洗。我
把海綿打上肥皂,開始工作。潔茜卡伸出玉腿,我從腳趾尖開始,順著玉腿輕柔
地洗灈。潔茜卡舒舒服服半躺著,讓我洗遍她周身敗名每一寸肌膚。她轉身翹起
臀部讓我清洗,水面上她的玉臀無比性感。我溫柔地沿著她的臀溝洗灈,輕輕清
洗她美麗的菊花瓣。洗完以後,潔茜卡邁出浴缸優雅地伸了個懶腰,我用浴巾替
她擦乾身上的每一滴水。

 潔茜卡上床躺下。每次幽會以前她都要讓我為她修飾趾甲。我找出她最喜歡
的暗紅色,拿出一條錦繩,在她腳前跪下。我先把錦繩在她的腳趾間放好,在她
的趾甲上塗上指甲油,然後輕輕吹乾。

 潔茜卡叫我躺在她身邊。 『來,把你的鳥籠放在我的B上,咱們聊會兒。 』

我輕輕地把鳥籠靠在她的美麗的蜜窩上。

『再過一會兒就將有別的男人把雞巴放進你妻子的B裡了,知道這些你一定
很不好受。我是說,通常,妻子的B是一個只允許丈夫進入的神聖禁地,那兒維
繫著兩夫妻最密切也最隱密的關係。然而對於你情況完全不同。對於你,妻子的
B不是屬於你的禁地,而是個廢黜你放逐你並給你帶來羞辱的地方。等一下別的
男人將要滿足你的妻子,這一定勾起了你淫賤下流的慾望。 』潔茜卡親吻我的臉,
開始輕輕地舔。

『你無法滿足妻子,她不得不操別的男人來獲得滿足,你一定覺得非常恥辱。
不僅僅是你的妻子剝奪了你滿足她的權利,實際上我們都知道你沒有能力滿足她。
你的雞巴跟像小男孩的一樣,你妻子甚至試都不讓你試一次。 』

潔茜卡以更放肆的姿態舔著我的臉。 『我的意思是,你,我的丈夫,一年多
來,你任你的妻子拒絕跟你交合,隨後又任她永遠剝奪你的高潮,聽憑她告訴你
你必須被關在一個金屬籠子裡。你任你的妻子待你這麼刻薄,你任你的妻子用這
種方式耍弄你拒絕你羞辱你,而且連最起碼的反抗都沒有!現在你還為妻子修趾
甲,給她洗澡,替她穿衣服好去見你最性感的情敵,幫助你的妻子給你自己戴綠
帽子!你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

 她的話對我來說就像是魔法。潔茜卡繼續吻舔我的臉。

 『你怎麼讓我這樣對待你?沒有性沒有高潮,你的妻子堅持不懈地給你戴綠
帽子,而你卻有一年多沒得到高潮!我想大概你命該如此。任何允許妻子這樣對
待自己而不反抗的男人,都不值得尊重。我要讓你知道,我對你一點敬重都沒有,
一點都沒有。 』說這些話的時候,潔茜卡直視著我的雙眼。

 『我一點都瞧不起你。我對你只有藐視,我沒骨氣的偽丈夫。 』潔茜卡重又
溫柔地吻我。 『你是個軟骨頭的、沒主見的、可憐的小雞巴偽丈夫。當我看著你
忍受我下流邪惡的作賤時,我似乎同時也看到我對你的尊敬日漸減退。現在我只
把你看作一個可憐蟲偽丈夫。世上會有哪個真正的男人幫助妻子準備好去和別的
男人做愛?哪個真正的男人會聽憑妻子告訴他不允許高潮,一次也不許?哪個真
正的男子漢允許妻子規定他不得跟她做愛?我覺得唯有假男人才會接受那些事情。
這樣的人無法讓我激動。你簡直是條哈叭狗。對啦,狗喜歡舔。舔,是我允許你
擁有的唯一的性。你無法使我激動,你讓我噁心。有趣的是——算你倒楣——你
越是讓我噁心我就越喜歡懲罰你羞辱你傷害你。這就是你沉淪的軌跡。現在,到
我的B那兒去。 』

 我向後爬到潔茜卡的雙腿下麵.

『你可以輕輕親我的B.我要讓自己見到保羅時,B裡面還在流水。 』

我輕柔地親吻潔茜卡美麗的蜜窩。

『呣,為了別人的雞巴,替你妻子的B熱身,讓你妻子的B濕潤些好讓別人
的雞巴來操它。親親這個羞辱你折磨你閹割你的寶物。 』

我更加狂熱地親舔潔茜卡越來越潮濕的蜜窩。她越作賤我,我越是想吻她。

『好好膜拜我的女性第一性徵,膜拜我的女性內核,膜拜你用屈辱和羞恥獻
祭的聖壇。不要忘記等一會別的男人就要把雞巴放進現在你舌頭呆著的地方;記
住這個男人能讓你的妻子得到充實和滿足;記住你的妻子不得不到這個男人那裡
去尋找作女人的感覺;記住是你幫助你的妻子打扮得性感妖嬈好讓她勾引別的男
人。 』

潔茜卡讓我又吻了她的花瓣10分鐘。隨後,她起身取出一件器物。它也是一
個貞操帶,一個殘忍得多的貞操帶。它叫做KTB ,是一種陰鷙的東西。它外表面
是一段管子,管裡面排滿了細細的金屬尖刺,用來套在陰莖上。如果沒博起,任
何問題都沒有;一旦穿戴它的人博起了,尖刺就馬上發生作用,頂在陰莖上。博
起得越強烈尖刺刺得越深,穿戴者的痛苦就越大。借助它,潔茜卡把我對她的迷
戀變成了對付我自己的武器。

 『該你準備一下了! 』潔茜卡嘻嘻笑著,打開了我身上的鐵籠,然後立刻把
KTB套在我的小雞上,鎖好。

『因為你的傢伙太小派不上用場,使得你的妻子不得不找別的男人尋歡作樂,
我要懲罰你。以後每次我操別的男人時,都要為你啟用它。 』

潔茜卡彎腰在我的龜頭尖上印了個深深的吻。我立刻被喚起了,KTB造成無
法忍受的疼痛,疼得我直打哆嗦。潔茜卡咯咯地笑起來。

 『噢,可憐的小東西。你的處境真叫人同情!你越興奮,就越是會傷害你自
己,你越快樂也就越痛苦!丈夫連片刻的安寧都得不到,是不是? 』

潔茜卡在陰莖頭上印了個更深的吻然後看著我痛苦扭曲的臉。潔茜卡又咯咯
地笑了。

 『該換衣服了! 』潔茜卡說。

潔茜卡從衣櫃裡拿出今晚要穿的衣服,開始穿戴。她盤了個髮髻,穿上一條
很短的雞尾酒會禮服,黑色的絲襪和性感的黑色的三寸高跟,頸上圍了條絲帶。
潔茜卡稍稍灑了些香水,在唇上抹了紅色的唇膏。她的樣子令人目眩令人窒息,
無比性感。

『我先和保羅一起吃晚飯,然後到他家。等我回來後,我允許你替我清理。 』
潔茜卡做愛時從來不用避孕套,而且每次跟別的男人上床後都會盡快單獨和我相
處,所以『清理』就成了我無可逃避的責任。

潔茜卡推我跪下,抬腿跨到我的臉上。 『我要你用力聞一下,確認氣味是不
是可人。 』她騎在我臉上,放下裙子蓋住我的頭。我把鼻子貼在她的蜜窩上。氣
味芳香迷人。我報告了她。

潔茜卡朝走到大門邊,把手放在門上向我撅出玉臀。

『過來,聞聞我的屁眼,確認為它保羅做好了準備,氣味清新良好。 』

我把鼻子頂到她的臀部,深深吸氣。潔茜卡肛門的氣味混合著芳香和微臭,
聞起來無比美妙,我被這氣味沉醉。我真希望能親親它,但是沒有潔茜卡的許可,
我不敢。

 『好了,氣味是不是清新?我不需要你向我遞交一份200頁的報告闡述你多
想親吻我的屁眼,我只感興趣它是否乾淨。 』

『氣味很美,也非常乾淨,潔茜卡。 』

 『很好。 』(亂倫電影)www.47ai.com

 潔茜卡轉過身,讓我站起來。本來她要離開了,但是看到我的KTB以後,她
似乎想要在離開前再給我一次痛苦。潔茜卡彎下腰,再一次親吻龜頭,然後伸出
舌頭輕輕地從頭到底舔了一下。我的小雞立刻洶湧澎湃地充血膨脹,金屬尖刺戳
進了我的陰莖。我痛得渾身痙攣,潔茜卡又咯咯地笑起來。 『噢,可憐的小傢伙。
每次我想讓你高興,結果卻都是傷害你!多麼可憐的丈夫。好啦,保持平靜,等
我回家。再見! 』

 潔茜卡走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