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貞操帶的女人 文/枯木老妖

戴貞操帶的女人 文/枯木老妖







 一
莫曉紅雖然委屈,雖然流淚,但還是戴上了。 2005年10月的一個晚上,莫曉紅戴上了貞操帶。
李立峰用一個多月時間給莫曉紅做了一個鐵器。鐵器由兩片鐵片組成,頂端係有鐵環,可以拴在莫曉紅腰間,鐵環上面有一把銅鎖,鑰匙在李立峰手裡。兩個鐵片上各有一孔,前面的孔稍小,後面的孔稍大,是供莫曉紅大小便用的。
莫曉紅家在河北農村,但莫曉紅從小就沒有做過農活。高中畢業,莫曉紅在家裡閒得無聊,到離村子十五里地的鎮服裝廠上班。
劉志強是莫曉紅的對象,也是她三年高中同學。沒有考上大學的劉志強獨自一人跑到上海打工,他準備攢錢蓋房子和莫曉紅結婚。
每個月的最後幾天,莫曉紅就會跑到門崗不停詢問。她在等待郵包,上海寄來的郵包。郵包裡面有五彩斑斕的糖果,有精美絕倫的小飾品,有洋洋萬言的情書。
儘管兩人為了方便聯繫,都購買了手機,天天互發短信傾訴相思。儘管劉志強答應再打兩年工,就回來和莫曉紅結婚。莫曉紅還是會在每個月末的那幾天興奮的,忐忑的等待,等待幸福的、甜蜜的郵包。不是在乎郵包內的價值,愛情的郵包是無價的。
 二
從莫曉紅居住的莫家村到鎮子的服裝廠需要穿過兩個相鄰的村子,大柳寨和李家屯。每個村子都有女孩子在鎮服裝廠上班。
莫槐花和莫曉紅都住在莫家村,按輩分莫曉紅應該喊莫槐花姑姑,雖然她比莫槐花還要大一歲。兩個人每天一同上班一同下班,親若姐妹。
從莫家村出發,兩人一路說說笑笑,路上召集另外兩個村子的姐妹。上班的隊伍越來越大,五六個小姑娘像快樂的花蝴蝶,在鄉間小路上招搖。
李立蓉是李立峰的親妹妹,也是莫曉紅的初中同學,她住在李家屯,初中畢業就不上學了。哥哥李立峰上初中時就曾經發瘋的追求過莫曉紅,莫曉紅以年齡太小拒絕了。莫曉紅上高中後和劉志強談戀愛,為此李立峰還和劉志強打過一架。後來,李立峰賭氣到縣城的建築隊打工,每年回家的次數有限。
李立峰出事是在2004年冬天,工地停工了,他不願意回家留在工地看門。天下雪了,李立峰中午喝悶酒後爬上高高的腳手架欣賞雪景。
和李立峰一起留在工地看門的是他本家叔叔李老六。那天,李老六見李立峰心情不好就處處留意。天都黑了還沒有看見李立峰迴來,李老六焦急的四處找尋,呼喚。
在腳手架下面李老六找到了滿頭是血,暈死過去的李立峰。
經過醫院的緊急搶救,雖然李立峰小命算是保住了,但臉上卻留下個長長的疤痕,很是恐怖,一隻眼睛也瞎了。
 三
李立蓉仇恨莫曉紅,她認為哥哥的殘疾都是因為莫曉紅。
上班路上李立蓉盡量迴避莫曉紅,從不主動跟莫曉紅說話。
莫曉紅每次去門崗查詢郵包都會繞開李立蓉,她害怕李立蓉的冷笑,那眼神裡全是仇恨和不屑。莫曉紅知道自己沒有錯,但她依舊有負罪感,她雖然多次想通過莫槐花緩和自己和李立蓉之間的尷尬關係,但是李立蓉始終不接受。
“劉志強又給你寄高級糖了,分享兩塊。”莫槐花羨慕的說,眼神裡充滿嫉妒。
“立蓉,吃糖吧。”莫曉紅從打開的郵包裡面抓出幾塊精美的糖果遞給李立蓉。
“我可不敢吃,吃糖多了得糖尿病。”
“吃吧……可好吃呢!”莫槐花嘴裡不停的嚼著糖果。 “事情都過去了,再……再說也不是人家曉紅的錯,你何必呢。”
“不是你哥哥,你當然無所謂。”李立蓉氣呼呼的搶白。
莫曉紅只有默默的離開,她也想不到發生這樣的事情,雖然她對李立峰並不反感,但是愛情和友情畢竟是兩碼事。
 四
莫曉紅出事是在2005年夏天。誰也不會想到,艷陽高照的中午會發生那樣的事情,但事情就是發生了。
 農村里吃飯晚。那天,莫曉紅該上四點班,吃過中午飯她就急匆匆推著車子出門了。
她先去找的莫槐花,兩個人在一個村子住,在一個車間上班,所以排班都排在一起,好上班路上有個照應。
“槐花病啦,說是頭疼。在床上躺著呢!”莫曉紅還沒有進門,正碰上從院子裡面出來的槐花娘。
 果然,莫槐花躺在床上。看莫曉紅進來了,莫槐花病歪歪的對她說:“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頭疼的厲害,你給我請個假吧,我今天不去上班了。”
“行。那你好好休息吧,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
 莫曉紅騎著車子上路。天氣很熱,太陽傻乎乎的懸掛在天空炙烤大地,地裡的莊稼無精打采,知了倒掛在枝頭熱的不停鳴叫,讓人心煩。
從莫家村到大柳寨需要穿過一片茂密的玉米地。鄉間小路上沒有一個人,莫曉紅邊騎車子邊唱歌,馬上又到月底了,不知道劉志強會給自己郵來什麼新鮮禮物。上個月,劉志強給她寄來一個會親嘴的存錢罐,存錢罐上有一男一女兩個小人,每次往裡面投入硬幣,兩個小人就會抱在一起親嘴。想著想著,莫曉紅臉就紅了,忍不住羞澀的露出笑容。
一個蒙面大漢突然從旁邊的玉米地裡竄出來,一把將莫曉紅連車帶人推倒在地上。那人手裡拿著把明晃晃的匕首。莫曉紅被嚇壞了,忍不住驚叫了兩聲,被蒙面人一拳打懵。
“再叫我殺了你。”蒙面人唯一露出的兩隻眼睛冒著兇殘的光。
那人力氣很大,一隻手掐著莫小紅的脖子,一隻手掂著自行車,把自行車連同莫曉紅拖進玉米地。
女兒紅濺落在土壤裡,濺落在倒在地上的玉米葉上,莫曉紅被****了。
 五
莫曉紅滿臉泥土、淚水,披頭亂發,碎衣爛衫,搖搖晃晃騎著自行車回到村子裡。
很快,莫曉紅被****的消息在村子里傳遍了。人們遺憾的、好奇的、興奮的相互傳遞消息。人們用怪異的目光打量莫曉紅和她的家人,目光裡面有同情,也有幸災樂禍。
莫曉紅關掉手機,不再給劉志強發短信,也不看劉志強給她發的短信,她感覺自己配不上劉志強了,自己不再是女兒身。莫曉紅門也不出,整日的趴在床上哭,她的父母也整日唉聲嘆氣。
莫曉紅成破爛了,成二手女人了,將被擺在二手市場廉價出售。
莫家人首先考慮到的不是報案,而是盡快把女兒嫁出去,似乎是女兒讓他們丟盡了臉面。
消息傳得很快,出事才一個多月,李立峰就託人來說媒了。媒人說得好,李立峰雖然是臉破相了,但畢竟還是個沒有結過婚的後生,人家早就相中莫曉紅了,這也是兩人前世的緣分。
起初,莫曉紅並沒有答應,她心裡放不下劉志強。
莫曉紅買了一盒糕點來到劉志強家,她是希望劉家的人能夠接受她。
莫曉紅的到來讓劉家人感到惶恐不安。
劉母紅著臉吭吭哧哧對莫曉紅說:“大媽也知道你是個好閨女,可是,可志強畢竟也得要個臉面。以後日子還長著呢……你們就散了吧。算是大媽求你了……你,你就跟志強斷了吧。”
那天晚上莫曉紅一直在哭,抱著那個親嘴的存錢罐不停的哭。
那天晚上莫曉紅給劉志強發了個短信。 “忘記我吧,我不配做你的女人。”
 六
2005年9月1日,莫曉紅閃電般的和李立峰結婚了。
劉志強趕回來的時候莫曉紅已經結婚,李立峰門前紅色的大“喜”子刺得劉志強睜不開眼睛。
“我回來晚了呀!我不在乎,那不是你的錯……我回來晚了呀……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劉志強瘋了一樣的跪在李立峰門前流著眼淚哭喊。
李立峰一隻眼睛怪異的盯著跪在地上的男人冷笑。
莫曉紅趴在床上失聲痛哭,她何嘗不想出去擁抱傷心欲絕的戀人,但是她能嗎?她不能。
第二天,劉志強和他的家人大吵了一架,頭也不回的走了。
和莫曉紅結婚的第二天李立峰就開始搗鼓那個鐵器,他知道莫曉紅不愛他,他鎖不住莫曉紅的心,但是他要鎖住莫曉紅的人。李立峰心裡有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秘密,那個秘密扯得他心痛。
莫曉紅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她的心已經死了,剩下的只是麻木的身體,如同失去綠色的枯樹。
莫曉紅並不知道李立峰熱衷搗鼓的那個東西是什麼,她對這個家裡的一切都不關心,幾乎連說話的功能都喪失了,整日整日的一言不語。
李立峰要回縣城上班去了,那天夜裡他把那個東西比比划划的往莫曉紅腰間套。
莫曉紅很好奇,她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當明白過來後,莫曉紅憤怒了,她揮手扇了李立峰個響亮的耳光。
“曉紅,你還是戴上吧,我也是為了你好。我要回城上班去了,這樣你一個人回家我也放心。”李立峰沒有生氣,他平靜的說。
“李立峰,*****!你不是人!”莫曉紅流著眼淚大聲的罵。
“你想想那塊玉米地。你不戴上,我上班不踏實,沒準哪一天還得從腳手架上掉下來,你就當是為了我好。”
 莫曉紅不吭聲,只是低著頭哭。
“曉紅,我求你了。”李立峰咕咚跪在地上。
莫曉紅心完全碎了,不,她早就沒有心了,她的心已經跟著劉志強去了上海。
“命呀……全是命……”莫曉紅嘶聲哭喊,一頭栽倒在床上。
 ……
 七
劉志強春節回家的時候還是去找了莫曉紅,他放不下這個女人。
李立峰不知道跑哪裡喝酒去了,他雖然娶了莫曉紅做老婆,但是並不開心,整天陰著個臉。
劉志強推門進去的時候,莫曉紅正一個人圍著被子呆坐在床上看電視。莫曉紅沒有想到劉志強會來,會大白天的闖進來。
兩個人久久的相互凝視著對方,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曉紅,我是回來帶你走的,跟我走吧。”
莫曉紅悲切切,目不轉睛的望著心上人。突然,她放聲大哭,把劉志強嚇了一跳。
“志強,你走吧……你走吧,再也別回來……以前的莫曉紅死了……”莫曉紅哽咽著說。
“不。你是我的,是我的女人。”劉志強大吼一聲衝上前去,他一把掀開圍在莫曉紅身上的被子。
莫曉紅上身穿著毛衣,下身穿著毛格裙子,傻了一般的坐在床頭。
“起來。跟我走!”劉志強上前抱住莫曉紅,莫曉紅無力的掙扎著。
劉志強的手被莫曉紅腰間的硬東西硌的生疼。 “這是什麼?”劉志強疑惑的掀開莫曉紅的裙子。
 劉志強傻了,呆呆的站在那裡。
“李立峰,*****你八輩祖宗!”劉志強眼睛通紅,獅子一樣的吼叫。
劉志強一把將莫曉紅抱起,他要帶著這個女人離開,帶著這個可憐的女人離開這裡,這個女人是他的,他必須保護她。
“打算私奔是不?就打算這樣抱著她走!”院子裡面站著李立蓉。李立蓉滿臉冷笑,身後還跟著幾個拿棍棒的男人。
“立蓉,看在老同學的面子上,你就放我走吧!”劉志強懷裡的莫曉紅苦苦哀求。
“別求她,她跟他哥哥一樣是牲口。”劉志強大聲怒吼著。他放下莫曉紅,從身後拽出把明晃晃的菜刀。 “既然來了,我就沒打算回去。原來我沒有想過要殺人,我只是想把曉紅帶走,可是今天我必須殺人。”
那幾個拿著棍棒的男人被劉志強的氣勢給嚇住了,怯怯的站在那裡。
李立蓉也被嚇住了,她口氣變軟了。 “曉紅,你這又是何必呢?我哥哥想你想的摔成殘廢,他心裡面只有你,他對你不好嗎?”
一句話把劉志強的惡火全勾引出來。
“操你李家八輩祖宗!這就是你們對曉紅的好!”劉志強怒不可遏一把掀起莫曉紅的裙子。 “李立蓉,你是不是也戴這個東西。”
那幾個拿著棍棒的男人也被眼前的慘景驚呆了,他們疑惑的轉過頭看李立蓉。李立蓉也沒有想到哥哥會做出這麼沒有人性的事情,她木頭一樣的站在那裡。
“我今天就是要帶她走,我看誰敢攔著。”劉志強扔掉手裡的菜刀,抱起莫曉紅大步向院門外走。
那幾個男人不由的閃出一條道路。
劉志強抱著莫曉紅走到院門口時停頓了一下。 “告訴你哥哥,我還會回來的。我會弄瞎他另一隻眼睛。”
 八
 李立峰被警察帶走了。
 畢竟是在上海混過的。劉志強懂法,她抱著莫曉紅直接進了公安局。
令人驚訝的是,沒過幾天莫槐花也被警察帶走了。
原來,那天莫曉紅被****是李立峰一手策劃的。他用五千塊錢買通了莫槐花,知道了莫曉紅上班的時間,然後讓莫槐花在家裝病。那個蒙面男人自然不是李立峰,那是李立峰花五千塊錢請來的。他原本是想讓那個男人造成莫曉紅被****的假象,然後製造輿論,逼迫莫曉紅嫁給自己。李立峰沒想到那個傢伙弄假成真,真的把莫曉紅給****了,這也是李立峰結婚後一直高興不起來的原因。
一切真相大白,莫曉紅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